Thursday, 26 December 2013

争取社交媒体话语空间 行动党重提民主社会


最近行动党开了党大会,议决强调走民主社会主义的道路。为何行动党要重提这条老路?难道他们忘了他们就是依靠这条老路,霸上政权做政府的吗?大会上,行动党也强调要争取社交媒体的话语空间,因为,他们知道,垄断主流媒体已经无法得到像过去那样的好处,在社交媒体上的失分,才是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因此,我们在亚洲新闻台的报道中,看到以下这段似是而非的报道:

[陈振声说,行动党也必须改善与人民的沟通,这不只是政府和人民之间的事,也是让人民走在一起,了解他们的差异并寻求共识。 
他说:“我们也必须持续发奋地捍卫让人民说话的共同空间,不然这个空间就会被占领,把我们变成无关轻重。我们决不能让步,无论是实体公共空间,还是网络空间。”]

行动党要“捍卫让人民说话的共同空间”,它不是已经霸占了主流媒体,现在,它连社交媒体也想要霸占吗?难怪,媒体管理局会推出一系列不利社交媒体发展的措施,和新的规定。因此,行动党进一步推出不利网络空间发展的限制的可能性很高。

但是,行动党和人民之间,行动党和新媒体之间的鸿沟,代沟,在最近几十年的行动党走‘非民主社会主义’路线上,已经渐行渐远。因此,重提民主社会主义,就是想要拿回这个话语权,这谈何容易?行动党党员,政府官员,又有多少人知道民主社会主义的内涵。所以,陈振声才说要向60年代的老行动党人学习,学习什么呢?行动党,行动党党员,还有国人看得懂,听得懂吗?

民主社会主义下的行动党群众大会,往事只能回味singaporeelection.blogspot.com

话语的共同空间,永远都在那里。不存在占领的问题。只要你的话适合人民的心声,反映国人的生活面貌,那你就能够占有一席之位。因此,过去通过行政手段,得来的空间,在相对自由的网络空间里,就失去了竞争力。继续管制媒体,继续限制言论自由,像陈振声那样只懂高喊,行动党的话语空间就只能变得更加的小,而最后就真的像陈振声说的那样,“不然这个空间就会被占领,把我们变成无关轻重。”

社会契约 – 行动党如何诠释?

或许,我们从社会契约#1开始讲起,比较能够切题。这是一种个人和政府之间的合同关系。政府为人民提供服务而个人却以遵守法律次序,社会规范等等作为反应。当然,如果,政府没有为人民提供适当的服务,或者,在个人看来,这个服务不达标,人民就能够有话语空间,把他们的意见反映出来。或者在选举中,通过他们选定的代议士来发声。

当然,也有通过更加激烈的方法,像阿拉伯之春,甚至,泰国最近发生的示威活动。他们或许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全国人民的大部分。总之,他们认为这个社会合同没有公平合理的执行,实行。因此,他们有权表达他们的声音。

行动党能不能够重新取得人民的信任,能不能占领话语空间,这就要看人民如何判断行动党在社会契约中有没有完成它应该尽的责任,它有没有履行对人民的承诺。认可民主社会主义这条老路,就是要行动党党员认清他们在社会契约中的责任,这很不容易,就拿两块半马来饭事件来说,行动党还是搞不清状态。人民的认知判断和行动党的相比,还是有一段距离。

天命 - 行动党的天命在哪里?

有关社会契约这个概念,这有点像中国西周建立的时候,提出的天命的讲法。在周之前,夏和商,都已经是世袭的封建制度。因此,要推翻夏和商,当然也要有一个讲法,那就是他们做的不好,对人民不好,所以,“天”认为要由另一个人或者另一个朝代来取代他们,这么做是有其合理性,正当性的。

因此,这和社会契约所说的政府和人民的关系几乎一样。人民觉得政府处事不公,利益分配不均,他们就有权出来推翻旧政权,而也赞成这种做法,认为这么做符合人民的利益。并且,要求人民接受新的周政权。这是周朝政权推出来的新的讲法,新的“话语空间”。在西周的这段历史中,人民也普遍接受这种安排,相安无事的生活。


所以,当我们回顾阿拉伯之春时,不能只是把他们看成是单纯的民主运动,他们把旧政权推翻,也正因为,这些政权没有履行社会契约,没有考虑人民的利益,没有为人民提供服务(工作,住屋,医药,教育等),
没有把国家的财产合理的分配。

相对来说,海湾地区的富有的油产国,却有油钱来为人民提供基础设施,教育,医药,福利等等的服务。但是,这些国家,为他们本身的国民提供一流世界的服务,难道就不会出现问题吗?这里先不要考虑复杂的宗教问题,单从油钱的利益分配来看,海湾地区的人民未必会同意目前各个当地皇权所做出的利益分配。皇权认为,他们世袭这个国家,这些油田,他们把一部分的油钱拿出来分配给人民,也给他们好处,因此,人民有必要履行社会契约,接受政府规定的社会规范,法律制度来生活。问题是人民觉得这个分配有问题,是不公平的,因此,他们就会发出声音。一些人要求更多议会代表,民主,妇女们要求更多的公平待遇。还有一些走向极端的宗教主义。

这和新加坡有什么关系?这可以不可以是新加坡的一面镜子呢?我们和产油国一样的富有,但是,我们的社会正如总理说的很稳定,怎么会出现问题,而小印度事件,也不过是一个例外个别事件而已。这就是行动党诠释下的社会契约,有些人同意,有些人不同意。结果很可能就反映在下一次大选中。

不论社会契约还是天命,也正如行动党一直强调的那样,为人民提供最好的服务,才是最重要的,而未必人人都要求民主,自由。但是,什么是最好的社会服务?在诠释这个社会契约的时候,行动党政府和人民之间就出现鸿沟和代沟。行动党说它已经做得很好了,和其他国家相比,行动党一直以它亮眼的经济表现作为借口,而人民的感受却不是如此。因此,当然是各说各话了,当然就要抢地盘了,就变成陈振声所说的
“不然这个空间就会被占领”。所以,行动党说“我们决不能让步”。

既然行动党是这么解读,这么诠释社会契约,以霸占的心态来对待社会合同,我们很难想象,它下一步将会如何做,当然以这样的心态来对待社会契约,假借民主社会主义的口号来得分,真的能够像以前那样垄断话语空间吗?


#1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