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8 December 2013

加油打气 替代声音需要更多支持鼓励

http://3.bp.blogspot.com/-k5pyl3R9OYo/UKs1GnIEVOI/AAAAAAAACNo/eIE53nxqIIk/s1600/306886_10151271915283151_933307771_n.jpg

曼德拉走了。他只是希望留下一块简单的石碑#195年的心路历程,他的黑人替代声音,越走越获得世人的认可,从个人奋斗到最后的公认伟人。这说明了什么?替代声音是要付出代价的,需要更多支持,加油打气,而不是刻意的加以阻拦。曼德拉成功了,南非黑人抬头了,他们当家做主了,他们争取自由,公平,正义,民主。。。的机会,走了自己选择的路。

替代声音的阻力有多大,面对的困难有多深,这里举一个80年代的例子。美国共和党人里根在任总统的期间,就是支持南非白人政权,反对曼德拉的黑人民权运动。因此,美国的外交政策当然是支持南非的白人政权,所以,曼德拉的替代声音,在国际上遇到很大的阻力,你只要想一想美国在80年代和现在的情形,就知道当时的美国有多强势,有人会向它说‘不’吗?

幸好,偏偏有一个美国国会就是不听里根的指示。美国国会以国会绝对的三分二票数,推翻里根总统支持的南非种族隔离政策#2,反对里根的南非政策,这在美国历史是非常罕见的,也是第一次出现总统外交政策被否决。

虽然,里根总统的支持南非种族隔离的外交政策被国会推翻,改为认可曼德拉的民权运动,但是,曼德拉的恐怖份子的身份仍然留在美国的政府的恐怖份子名单资料中,一直到2008 才被正式取消。想一想,五年前,曼德拉的恐怖份子身份才被取消,他已经从南非总统的位子上下来,也就是说他任南非总统时,在世界第一大国美国的正式政府资料中,他还是一个恐怖份子。因此,这个替代声音的路有多么困难,要正名面对的困难重重。90岁时恐怖身份才被取消,95岁才能安然过世。这段路,有多少人能顺利走完呢?更不用说,在80年代之前,他所面对的困难有多深多大,以及在牢里度过20多年的日子。

孤独的替代声音之路

提出曼德拉的故事,就是要强调替代声音的路不好走,不管在世界任何地方,任何国家,因为,既得利益者会想尽各种方法来阻止替代声音的发出。80年代美国否决南非种族隔离政策,90年代曼德拉当选南非总统,再到2008年,曼德拉恐怖身份被取消,人生有多少个10年,曼德拉有9.510年,最后才被正名,获得伟人的认可。

因此,当我们看到人民行动党在嘲笑在野党,反对党的替代声音时,千万不要向80年代的里根总统那样,站在历史的错误位置上。我们应该多多想想,一个,两个,三个10年后,新加坡,亚洲,世界,会是一个什么情形,而往往提出异议,替代声音的人,都不会被现任的既得利益者认可,更多的是被认为是不利国家发展的人,甚至像曼德拉那样被认为是恐怖份子。这样的例子不是南非独有,我们新加坡还有被内安法拘留时间长过曼德拉的人,他们有获得正名的机会吗?

曼德拉的例子,让我们以更加宽容的心来看待替代声音,未必所有的替代声音是对的,但是,它们也未必全错,最错的恐怕是没有替代声音。所以,我们即使不支持也不能阻止网上的发言,我们要自由的发声,不论在社交媒体,还是在芳林公园。

《号召行动、迈向新程》以外的声音

人民行动党今天推出《号召行动、迈向新程》的新主题。很显然的希望人民继续支持行动党,让它继续执政下去。但是,我们更加应该听听替代的声音,不同的意见,不要让有声变无声。如果,没有曼德拉和他的同路人的坚持,或许,南非今天还是白人政权。或许,有其他的人替代曼德拉领导南非民权运动,但是,南非的改变在时间上会有所延后。

行动党已经号召新加坡人行动50多年了。行动党也已经领导新加坡迈向新程50多年了。借张志贤的一句话:What do you think? 你认为何如?行动50多年,新路50多年,行动党还有什么新点子?他还会有更多更新的新新行动和新新新程吗?这个答案就要由接下来的选举决定,选民接受还是不接受行动党的新行动和新新程。

珍惜替代的声音和意见

这几个星期,我们看到一些替代或者不同意见的人的遭遇。佘雪玲#4是一个。区伟鹏#5是另一个。在新加坡,替代声音的发言人往往都会遇到很多问题。我们要用什么眼光来看待他们呢?像行动党那样,容不下不同的声音呢?还是,支持鼓励他们,为他们加油打气,还是落井下石,笑他们太傻呢?竟然敢和行动党斗。

当行动党人坐在加冷剧场,高论 “Our New Way Forward: A Call to Action.” 时,这些行动党人的号召行动以及他们所谓的迈向新程,是否是新加坡人所期待的? 他们如果容不下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意见,又如何把新加坡领导到另外一个高峰,走向另一条新路。

事实上,行动党在曼德拉面前是很不好意思,很矛盾,很有说不出话来的情怀。因为,行动党在世人面前无法否定曼德拉,但又要像里根那样站在曼德拉的对立面。

曼德拉的故事,提醒我们更加珍惜我们自己的替代声音,发出替代声音的人的牺牲,我们如果一直以敌对的眼光,轻视的眼光,错误的眼光来看待不同的声音,我们也将会和里根一眼看走了眼。

在这里,让我们给曼德拉一个掌声,也给新加坡的替代声音一个掌声。要赢得掌声,替代声音的发言人真的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就像凤飞飞的掌声响起一样。



#1
政府的聲明透露曼德拉生前被問及他想如何紀念他時,他說:「我會留給所有南非人決定,我只希望有一塊簡單的石碑,刻上曼德拉之名。

#2 Veto override[edit]

Reagan's veto was overridden by Congress (by the Senate 78 to 21, the House by 313 to 83) on October 2.[13]In the Senate vote, all 47 Democrats were joined by 31 Republicans to override the veto; 21 Republicans voted to sustain the President's veto. This override marked the first time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that a president had aforeign policy veto overridden.[2] Apartheid opponents in America and South Africa applauded the vote, while critics argued that it would be either ineffectual or lead to more violence

#3


#4
本报向佘雪玲小姐道歉

#5
指区伟鹏博文藐视法庭 检署要求高庭批准申请拘禁令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