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5 December 2013

2011政治震撼 2013社会震撼 下一次轮到行动党震撼

处变不惊,行动党酒醉治国?小印度事件的第一反应,就是禁酒,酒精作怪,所以,外劳才会闹事。就像2011年大选失利后,设立一个全国对话,然后,自己和自己讨论未来的路。最近,行动党又说要走回民主社会主义的路线。甚至,报上还引了一位国大教授说,城市规划,就是要走社会主义路线#1。这是拍马屁还是酒精作怪,还是酒后吐真言。

一下子,行动党怎么会如此钟情社会主义?有没有喝醉酒,是否有没有喝醉酒,我们不知道,但是,酒后失言,还是酒后吐真言倒是有的:外劳的犯罪比例比本国人来得低#2 这是真言但却也是政治失言。这个真言不是第一时间说的,而是事发多日后在日本说的。因此,应该不是酒后失言。之前,总理只能通过脸书,留下几句话。任何公司的总裁如果都能像总理这样管理公司,那该多好呀!

可惜在现实面前,国内外的人是否也会和总理,行动党一样,处变不惊和处惊不变。局势改变不害怕,即使害怕也不改变。行动党认为只要推出民主社会主义,人们就会相信,政府会照顾人民。因此,不需要惊吓,也不需要改变。

不知道是不是喝醉酒,看了这篇有关黄循财的访问#3,我还是不知道行动党到底是要改变还是不改变它的有关民主社会主义的路线。
 【目前的转向并不是否定过去几十年的策略。】The shift now is not a repudiation of the strategies of the last few decades. #3

既然过去几十年的路线策略没有错,那到底是要改变还是不要改变? 那又何必转向呢?还是希望选民喝醉,行动党独醒,难怪禁酒是对,这样国人才不会喝醉,清醒冷静的投票。

流年不利的行动党

2011政治震撼后,2013社会震撼后,接下来会不会再来一个震撼呢?行动党本身会不会出现震撼,从一个党分裂开来,还是,大选再次失利,失掉更多的选票和议席。行动党的命理是不是要连开三次下签,一次比一次严重。

那就要看行动党的运气了。连续两个下签,再来一个下下签,有可能吗?易学说,穷则变变则通,或许,行动党认为还没有到穷则变变则通的地步,因此,就处惊不变和处变不惊。所以,黄循财才会说行动党即是转向,但是,也不否定过去。不变不惊同在共存。

行动党的风水不好,那么,新加坡作为一个国家,它的运程如何?我们个人,是否也要和行动党一样,处变不惊和处惊不变。行动党运程不好,它是否也会把国家和个人抱在一起,大家一起承受下签的命运。相信命理,懂得命理的人,都相信转运这件事。我们要如何改变自己的命运,不受行动党的影响。这就见仁见智了。

行动党当然认为大家的运程都是一样的。如果,行动党不好,新加坡和新加坡人也不好。因为,行动党坚信,它才是唯一能够管理国家,胜任成功的治理新加坡的政党。而目前,没有其他政党可以代替它。这是行动党的自信,但也很可能是过度自信。

因此,我们如果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自己的运程,我们就不可能相信行动党了。你相信行动党,那你的命运就和它一样,它好,你或许好,或许不好。它不好,你肯定也不好。因为,你相信它,相信它的不变不惊。相信它的既转向,又不改变。既然不变,当然就不通了。

COI是小变不是大变

在上一篇博文里,我把小印度事件形容为新加坡的911。它对我们的影响,不亚于911 对美国的冲击。因此,设立COI这样的调查委员会,只能脚痛医脚。

现在,四人调查委员会名单出来,我还是这么认为。充其量,COI也只是从短期因素看问题,也是能起着小变的作用。我建议我们应该成立一个全国委员会,有如美国911委员会那样,具有更高的权力,可以审问和听取最高的领导人的看法。

看看这四个人的背景#4,你就明白为何只能说是小变而已:

*退休法官,只能依据事实,物件来判断是非。他不会考虑到人情世故。小印度事件怎能只是依靠表面的法理证据来处理。

*退休警察头号人物,他处的时代背景已经大大不同。现在的外劳比以前多了多少,现在的贫富有多大。或许行动党就是要他以过去的思维来调查,来看问题。

*退休工运人士,职工总会代表过外劳吗?职总的第一号人物也不是会长,即没有代表过外劳,也没有参加过内阁会议,他真的懂得国情吗?

*基层领袖,他们连新加坡民情都无法真实的回报给行动党,又怎能理解外劳的心声?

这是一个欠缺文化,欠缺反映社会价值,欠缺外劳因素的调查委员会。因此,它只能片面的反映小印度事件的真相。它也只能提出短期的解决方法和建议。这正是行动党所期待的吗?就像地铁公司巴士司机罢工的调查一样,只想从短期解决问题,说这是小变通,已经是很客气了。

穷则变变则通,行动党还是悟不到。或许,设立调查委员会对于行动党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很大的变通了。所以,面对行动党的只有一条路:下下签的震撼,每两三年来一个震撼!作为新加坡人,我们可要先做好准备呀!


#1

#2

#3

#4




2 comments:

  1. 2011年行动党大选失利后,自己和自己讨论未来的路。和身为政治领袖监督着和掌管着国家资源,自己向自己申报自己和配偶的财产和收入状况(廉政署由内阁掌管)。真是如同一辙!
    行动党说要走回民主社会主义的路线,他们是在放臭屁!在违宪种种的不民主的PAP体制框架下,怎么可能有民主社会主义生存的空间呢?别受骗了!其目的很明显的要推却身为民选政府所应尽的政治责任;与此同时,要我们人民在公民社会里找回我们自己的“公民责任”。别被他们耍了!
    至于你所说的国大教授说,城市规化,就是要走回社会主义的路线。你说是拍马屁还是酒后吐真言,我想说的是你太客气了!让我说他应该是借酒行凶,酒后吐屎!

    ReplyDelete
  2. ~每两三年来一个震撼~
    太客气了。
    应该是平均每6或9个月来1个动摇根本的撼动,直到下次大选。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