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4 August 2013

认知失调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说

 【是谁认知失调,是谁认知协调,大跃进,大转折,新思路,新大道,听了演说后,你是失调还是协调?】
 
一如以往,国庆群众大会的演说又是一个让人,令人认知失调的宣传。认知失调,或者,认知不协调是一种影响,改变,或者持续坚持一种行为的社会心理学。尤其是,得到小恩小惠的人,最容易出现认知失调,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让人继续不断的支持行动党。

什么是认知失调?给一块钱和给20块钱的差别,拿了一块钱的人会出现认知失调,而得了20块钱的人却不会。现在,你是否终于明白为何总理部长高官领取高薪不脸红,而一般市民却出现认知失调,怨言多多。
 
下面是美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费斯廷格的实验结果:

费斯廷格在一项实验让一些大学生做一项非常乏味的工作,然后给有些学生20元,给另一些学生1元。当问及学生是否喜欢这项工作或感到有趣时,拿1元钱报酬的学生都说这项工作很有趣味;而拿20元的学生则都说这项工作枯燥无味。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费斯廷格在经过认真分析后认为:只拿1元钱的学生面临一个难题:他做了一项枯燥乏味的工作,但几乎没得到奖励,如果他认为这是乏味的工作,那么,他为1元钱而干这活,无疑是个傻子。为了避免这种令人不快的结论,他们改变了对这项工作的看法。这种态度的变化往往是无意识的,然而又是确实发生了。与此相反,拿20元报酬的学生对他们为什么做这项工作的解释,无须顾虑任何问题,因而可以对这项工作做出忠实的判断。
由此可见,人们都需要恢复信心:自己是作了正确的选择、做了正确的事情(Festinger,1957)。http://ite.stu.edu.cn/xdjyjs/xuexilun/charpt7/lesson4/links/link3-2.htm

从这个实验中,你再想想总理的演说,或者,回顾一下过去几十年的国庆演说,从李光耀,吴作栋再到现在的李显龙,你是拿了一块钱的人还是拿了20块钱的人。如果,你没有拿到20块钱,那么是谁拿了这20块钱,是不是行动党政府的总理部长高官们?因此,是谁得了认知失调?是你,人民,还是,行动党的头头和团伙们。

这个看起来,偏向福利,向左走的新道路,大转折,是否是一块钱的认知失调?你想一想组屋政策(对低收入家庭)的改变,教育上的新的小安排,是你的一块钱的认知失调还是他们的20块钱认知协调。甚至细节还未公布的全民保险计划,没有人可以退出的福利安排,到底是一块钱还是20块钱的认知失调诱惑?

因此,下面这些新闻,不是行动党人的认知失调,什么刀枪不入厚脸皮,什么名嘴论证,还有学唱三首歌,这些动作,在中介的大力鼓吹下,就是要让人认知失调。

clip_image002
clip_image004
clip_image006

主流媒体是认知失调的中介

看回上面的实验,在实验中一定要有人一直重覆的告诉学生,不论如何,要告诉下一个参与实验的学生,这个乏味的实验是有趣的。久而久之,那拿一块钱的学生,反正奖励不高,就自己困扰起来,真的以为这个实验是有趣的。但是,拿20块钱的人,奖励高,看得比较清楚,一直坚持实验是乏味的。

没有实验人员这个中介,一直重覆不断的告诉拿一块和20块钱的学生,这个实验是有趣的,学生们又怎么会认知失调呢!因此,你现在明白了新加坡主流媒体是扮演什么角色了吧? 实验要成功,实验人员这个中介是一定要有的。

当我们在思考演说中提到的大跃进,新思路,我们很有必要想一想,是否又在中介的推波助澜下又再陷入认知失调中。我们已经经历太多的认知失调了:


# 两个已经够了,变成现在的不够。 
# 瑞士的生活水准,变成现在的贫富悬殊。 
# 关闭南大和华校,变成现在的所谓双语教育和将来的单语。 
# 集选区是为确保少数种族有国会代表,变成一党继续独大。 
。。。。

认知协调的出现对行动党不利

一直到人口政策的6.9百万这个数字出现,新加坡人的认知才开始协调起来。一直到另一个媒体中介-社交媒体出现,人们的认知才开始出现协调,当然,高素质的在野党人的出现,更是加强人们对改变的信心,心理素质,认知也开始协调起来。因此,行动党害怕这种认知协调,它要想方设法让选民认知失调。或者说,为何补选对行动党不利,因为这种选举,行动党认知失调的策略比较难成功。不过,他在2011总统大选中,却成功的在选民的认知失调中险胜。

但是,当选民的认知协调起来时;相对的,就对行动党不利,因为,它的认知失调策略就会失效。这就是为何行动党政府和主流媒体这个中介,一直要,一定要把这次的国庆演说定调为大跃进大转折,新思路新道路了。

@想要知道多一点有关认知失调的认知,可以看一下这个短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