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5 July 2013

可惜,鼎泰丰不是新加坡品牌。


不然,那该多好呀!新加坡竟然能够选到,创新到,原创出世界上最好的小笼包牙签!

鼎泰丰的牙签最好!edu.163.com

搞了这么久,吃了这多,牙签部长知道不知道鼎泰丰不是新加坡品牌,新加坡不是鼎泰丰的原唱者。原创者是谁,台湾的鼎泰丰是也。不信,你上网看看http://www.dintaifung.com.tw/tw/default.htm

企业最有价值的地方就是它的原创力,创新精神。就像苹果电脑一样,推出的ItunesIphoneIpad使到它成为世界市价最高的企业。但是,随着乔布斯的过世,苹果的原创力,创新精神都受到影响,市场竞争力面对其他对手的更强烈竞争。

面包物语很好,新加坡鼎泰丰也很好,新加坡公司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就是差这么一点点,这一点点其实关系到新加坡的将来,新加坡的未来,而这也是新加坡的基本问题:创新力不够。

或许,在林瑞生部长的眼中,面包物语总部的鼎泰丰已经很好了。只要好吃就好,只要牙签最好,只要能够创造就业机会就好了。行动党不是整天提醒国人,不要做温水中的青蛙吗?没有了创新动力,新加坡不也是一只温水青蛙吗?林瑞生的牙签论,表面上没有问题,事实上,就是误导企业往模仿的道路前进。 想一想,在牙签的选择上,品牌统一的鼎泰丰能够或者难道就只是钟情于新加坡,只在新加坡的餐馆提供最好的牙签吗?而不是全球统一规划和规定吗?

这就是行动党要的新加坡吗?创新由政府来做,(也未必能够胜任),模仿由本地企业来做。这是把行动党的政治思维搬到企业发展上。行动党的政治创新可不少,从集选区到总统选举,再到非选区议员和官委议员,这真的是有别于其他国家的政治选举创新。偏偏这种思维,演化到企业哪里,就变成今天新加坡的企业精神,创新由政府来做,创新由政府出钱,创新由政府公司来做,你们新加坡私人企业,不需要动脑筋,跟着做就可以了。甚至,你想创新一点都不可以,一越过界,就好像在政治上一样,就变成了反对派了。

说白了,行动党还真害怕企业的创新精神太强大。创新精神大,原创力丰富,就会出很多点子,尤其是不喜欢政府的约束。从经济发展的约束到企业发展的约束,就会约束创新力,而会把企业的原创力消磨掉。或许,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本地企业的创新力低,原创力低的原因。政治影响经济,经济影响企业,总理不说了吗?搞好政治接下来才能够搞好经济,经济搞好了才来搞好企业。如果企业自己自作主张要发挥原创力,创新力,这个行动党的顺序不是给企业给颠倒了吗?到时,总理又会说2006年大选的话,这么多反对党议员,问题多多,意见多多,总理的名言又出来:fixing the oppositions。 企业原创力太强,创新力太强,总理顶不了,就会抛出fixing the enterprises 的伟伦来。

新加坡的本地企业,就像政治一样, 给行动党政府绑到死死的。如果,你要有所成就,就要跟政府有着同样的思维。就像政联公司那样,思想正确,然后,企业才可以发展。就像那些和政府走得近的私人企业一样,不需要什么原创力,创新力,只要听话就可以了。因此,你有听过本地企业主导过什么创新项目吗?政联公司到中国,越南,印度,中东等地发展,你就跟着去就可以了,听话的,还可以分一点蛋糕给你。

拾到牙签的高兴和悲哀

当我们解读林瑞生的牙签论时,不妨想一想牙签最好的背后意义。牙签最好,刚刚好挖到肉,但是,这个选择牙签的决定,不一定要是新加坡公司,别人决定好了,你就跟着做就行了。因此,我们是拾到牙签的高兴,拾人牙签的快乐。

所以,我们极度欢迎外国大公司,外国人才,这些人在这里投资,在这里管理,事实上不需要创新,不需要原创,只要把国外最新最好的牙签带来就好了。这个企业投资的牙签,这个企业管理的牙签,一定是最好的,本地人就是跟着学跟着做就可以了。当然,因为你是跟着学,跟着做,你拿的回报,你拿的工资,当然不能够和原创者相比,当然要比他们低。这样解释为何新加坡工人,新加坡的就业人士,薪金偏低就比较合理了。你们没有创新,没有原创,自然地竞争力,生产力,也就低了,回报当然就得低。


拾到牙签的高兴,其实是一种悲哀,最可怜的是,拾到别人用过的牙签还在哪里沾沾自喜,还要大把大把的拿走,那就是可怜又可悲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