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5 July 2013

守住你的承诺, 太傻!


守住行动党给予的承诺,会不会太傻呢!什么承诺?搞好政治,清廉政治,搞好经济,持续增长,正确的政治带来正确的经济发展。我们守着这个承诺,一守就守了50多年。再守下去,是不是太傻了呢!

还是由人民自我判断,由选民自我做决定,比较民主,比较现实,比较接近事实。小贩中心的清理工作,谁是谁非,公道自在人心,行动党如果正如总理所说的那样清廉,那样政治正确,选民自然就会选择行动党,让行动党继续执政下去,总理又何必贼喊捉贼呢!

原本已经快要结束的小贩中心天花板清理事件,在国会又被提出来。行动党当然认为依然有戏可唱,《太傻》这首歌可以一再的唱下去,可以大大打击工人党,这个头号政敌。谁知道一方有意再追下去,另一方却不加理睬,叫人民自行判断。

自行判断是不是推诿责任,总理通过其秘书是这么认为。 
【总理新闻秘书张俪霖受询时说,环境及水源部长维文医生和李总理都分别在国会和前天的声明,指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理事会正副主席林瑞莲与毕丹星作出虚假和不诚实的陈述,以及他们试图掩饰市镇会的过失。 “但刘先生的最新声明没有正式解答任何严重质疑,因此这些质疑仍然没有受到反驳。”】(早报)

如果,我们看英文原文, “Mr Low’s latest non-statement addresses none of these serious charges, which therefore stand unrebutted.” Non-statement, none unrebutted 一连用用了三个否定式的语气,总理可能很喜欢这种否定式的用法,难怪,工人党对总理的声明,也是不理不睬,否定式的给予回答,让人民决定。

或许,否定式的语气,有着特别的用意。 看,这段文字多美,一连出现三个否定式。一般人,可能写不出来。但是,它似乎欠缺文字的严肃。否,否,否后,让人有点不知所云。这是行动党的象徵,否定他人,只有自己最好。这是行动党的文化,自我感觉良好,错的是别人,不是自己。所以,下笔行文,都是否定他人式的。

让人民决定有什么不好。政府做的任何事情,都是要由人民来判断的。四年或者五年一次的大选,不就是由选民来做决定,维文部长如果真的对工人党议员的诚信不信任,真的认为工人党市镇会有严重过失,他就应该向行动党中央建议,由他带领一支集选区的团队,来阿裕尼,说服选民,他的诚信比工人党议员高,选民不应该选择工人党团队,而选他作为代议士。

如果维文这么做,那么,新加坡人民就会认为,行动党是讲真的。那么,我们就可以继续傻傻为行动党守着这个政治承诺,搞好正确的政治,把不清廉的工人党踢掉,让行动党把市镇管好,建立世界第一的市镇管理水准, 也让国会继续在没有激烈辩论下,维持世界第一的水平。

我们期待维文到阿裕尼来,把不诚实的工人党挤掉。只是,会不会又是只见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既然,工人党提出让人民自行判断,维文就应该接受这个挑战,前往阿裕尼挑战不诚实的工人党。这才是一种承诺,一种担纲。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行动党的政治智慧,总理,维文的政治智慧。不论搞不搞好政治,不论政治正确与否,
如果欠缺政治智慧,出发点有问题,那么,人民,选民,在作出判断时,就会根据自己的意愿来决定,来投票。而不会受到否定式的说教所影响。行动党企图以否定来叫人民否定工人党,人民却选择自我判断。

事情的进一步发展,就是考验人民对行动党的承诺有多少了。50多年的承诺,到头来,依然是一个无法落实的承诺。新加坡誓约是一个承诺,我们落实了多少?

我们是新加坡公民,
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
团结一致,
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
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
共同努力。

公正平等,我们做到多少?共同努力,我们又做了多少?不然,为何来个全国对话?

请问一下,你对国家的承诺有多少,你对行动党的承诺又有多少?看来行动党本身已经无法完成国家誓约的承诺。因此,我们又何须要承诺行动党过去的政治。我们不需要对行动党有所承诺,因为,行动党的政治智慧,根本承诺不出什么东西来。他们有的是否定的教材,选民可要在这否,否,否中,找出真理,自己判断,而不需要在行动党的承诺中迷失方向。

《太傻》,守住你的承诺, 是新加坡人的歌,你不妨听听看,自行判断,要不要为行动党守住行动党的承诺,而不是你自己的承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