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8 June 2013

从新加坡人走向国际友人 双核心还是两离心?


新加坡这一路走来,原本的‘新加坡人核心’,在经济大力开放下,也开始滋生出‘国际友人核心’,但是,行动党又害怕变成两个离心。因此,希望快快找回‘新加坡
核心’,全国对话如此,而国庆群众大会在工教中区学院举行更是如此。

从新加坡人走向国际友人 我们失去了什么?

上文提到我们的忽略:做国际友人很成功,但是,做为区域友人,这个角色,似乎没有扮演好,甚至并没有充分了解本区域的大环境和未来趋势。在很多课题上(美军驻地,南中国海,环保,当然也包括人权)我们似乎都和区域国家不一样,或许,我们太富有了,眼睛可以长在头上。

在这个从国家到国际的角色演化中,我们的国家意识,国格,新加坡人的特征似乎被国际化了。这原本是件好事,世界大同,人人平等,我们可以以平常心来看待一切,具有国际视野。当然,做为政府的行动党,也应当以同理同样对待新加坡人。这样,才能做到拥有两个核心:新加坡人核心和国际友人核心。

目前看来,行动党似乎面对两个离心的可能性更高。即失去新加坡人核心,而国际友人的核心,也不是我们想象中那样国际亲新加坡。行动党似乎觉悟到这一点,因此,全国对话就是想要找回新加坡人核心。行动党这么做当然是政治考量,没有新加坡人核心支持的行动党当然只有死路一条。问题是稀化淡化失去了的新加坡人核心,去哪里找?国际化的新加坡,到处是国际友人,核心又在哪里?

不同语言学校,为何有新加坡人核心?

独立前后,一直到80年代初期,新加坡虽然有不同语言学校,方言广播,这个看起来处于分裂,不统一的语言学校环境,却出奇的产生出一股新加坡的奋斗精神。或许说,这就是新加坡成功的所在,没有这股求生求胜的心,新加坡不可能走到今天。

还记得福建兵的时代吗?这很可能就是新加坡人核心的开始。整个营队都是说福建话(闽南语),教育素质比较低,但是,你能说他们不是新加坡人的核心吗?
总理一直怀念当年国庆阅兵下大雨,参与的人员并没有退缩,这里面的核心,这里的福建兵,(当然也要考虑当时同等的福建女兵女建国者),总理看到了吗?

这个(老)新加坡核心现在是什么样子?总理惦记的是当年英勇的福建兵,还会记得现在的老兵吗?还会看看他们现在的处境吗?这是一个流失的问题,老一辈人在低收入低消费的经济环境下成长,但是,今天的高物价无收入的困境,总理似乎无能为力?无能为力当然就无法保住这个核心。

这样的困局困境新闻,主流媒体也不得不报告一些。82高龄老人迷失新山街头,单亲妈妈抛子下楼,送冷气机也没有用,无钱付电费,还有,在政府医院经常可以听到口出脏话,要求换到低一等的病房例子,就是要节省医药费用,这些离心运动,总理感受到了吗?

或许是吧!因此才预先提早通知国人,今年的群众大会改到工教中区学院举行,这当然是要告诉国人,总理关心工教学院毕业生,以及底层人民的困境,想要拉拢人心,找回新加坡人核心。如果解决问题,只是改改地点这么简单,那做政府不是太容易了吗?难怪人民批评行动党只懂得领高薪,不会做人做事。

为何统一英语教学,反而无法加强新加坡人核心?

这真的是行动党的一大讽刺。根据生产力来计算,单一语文语言,做起事来一定方便和效率高。的确如此,短期效果把新加坡提升到世界首富,长期后果则是失去核心,离心出现。

也许这是一个语言文化的问题。也许这是过度重视数理,经济,效率的后果。过去的教育,文化的内涵素养,不论是哪一个语言源流,应该都比现在高。当然,也没有这么多考试成绩甲等生。

事实上,新加坡人核心是不可能建立在数字,经济,人均上的。当行动党政府选择走这条路时,也就是离心的开始。那些跟不上的人,被认为不是核心,吴作栋曾经说过,不要眼红他人有钱。现在看来,眼红的是行动党人,不然为何部长薪金需要大幅度提高到世界第一。

当行动党人离开新加坡人核心后,它就寻找另一个核心-国际友人核心。这个核心基本上由两种人组成。一种是提升后的新加坡人,以英语走天下,收入高,可以轻易移居其他国家,他们未必有新加坡人核心的文化内涵,也不需要死死守住新加坡这个小红点。因此,他们可能同时具有新加坡人核心和国际友人核心,也可能两者都没有,或许,只有一种国际友人核心。

国际化的结果,问题不单在新加坡,在跨国企业工作的人,往往都面对效忠对象的问题。你是效忠国家呢还是效忠企业?企业让你全世界跑,当然也会给予高薪金的回报。如果选择效忠国家,那就没有这么多世界跑高薪的好处。尤其是选择站在行动党的对面,那就要牺牲很大了。无论如何,当我们的经济,金融,各方面前进后,国际友人核心就这么出现了。

为了配合我国的发展,另一种国际友人核心也出现了。新加坡现在是世界移民比例最高的国家。在这么多的新移民中,当然不少是国际友人了。他们当然会形成一个核心。行动党倒是乐观其成。希望他们感恩图报,在大选时懂得做人。但是,如何让国际友人核心,接受和纳入新加坡,以及接受新加坡人核心,现在成了行动党的当务之急。因为,搞不好,出现两个离心,行动党就只好被迫下台了。

因此,我们现在看到行动党政府在造心运动,力图把双核心都归到自己手中。全国对话是一个针对新加坡人核心的运动。呼吁外国新公民融入新加坡社会,指导他们了解新加坡,这是拉拢国际友人核心的手段,也是做给新加坡人核心看。

国内国外经济双翅膀,国际友人核心越大。

90年代推广的经济双翅膀到21世纪出的新移民政策,新加坡的海内外涉及面越来越多越大,当然,国际友人核心,就越大越多。行动党政府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把重心逐渐向国际友人核心移动。这间接造成了芳林公园反6.9百万人口的抗议活动。

有一种国际友人核心,不得不提。这些人这个核心,无论国内外,都是不认可的。赌场方便国际友人,避税人士,贪官黑钱,利用我们的国际地位,金融制度,法律漏洞,在这里进进出出,这个核心,我们是不要的,也不希望他们形成一个核心。但是,行动党政府还是希望他们把钱带进了,刺激我们的房市股市机场港口还有旅游购物。

双核心,两个世界,行动党会两头不到岸吗?

新加坡人核心,当然是一般市民,中下层,过去几十年的发展,没有为他们带来大好处。尤其是下层人民,十多年没有实际工资增长。行动党已经忽略了这个核心。现在是亡羊补牢,做得到吗?

国际友人核心,是得到好处的人。但是,由于可以自由的在国际行走,他们的心,如何捉摸。这些人,可以随时随地的离开,尤其是没有好处可以享受的时候,更是如此。继续给他们好处,将会再次伤害新加坡人核心,行动党政府如何是好?怎么办?

双核心,两个世界,两种生活,两种人生。行动党走到最后,会不会走上一条不归路,两头不到岸,双核心变成两个离心。曾经爱你的人离你而去,多情的人变得无情,也挥挥手,拿着大包小包财物,离你而去。


这不是童话故事,这是真实的新加坡现代剧。

行动党需要小心驾驶,还要开车头大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