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0 June 2013

从新加坡人走向国际友人, 我们忽略了什么?


新加坡从建国初期强调国家主义到现在特别强调国际资本主义,在这条快速成长的道路上,我们是否只有得到,而没有是失去什么?

建国初期,我们强调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被赶出马来西亚,我们要自力更生。因此,我们要有国民服役,我们要为建国而努力,我们要不计个人得失,我们要牺牲。所以,在国家主义的感召下,我们把国家摆在前面,即使部长薪金低,也不会感到委屈,更不会在面对高薪总裁时,没有勇气说话。因为这个使命感,国人反而更加团结。

现在呢!我们已经是国际友人了。我们要和世界各地的人做朋友。我们欢迎他们来这里工作,游玩,投资,做生意,只要人来就好,就能把经济搞活。因此,我们是世界公民,我们拥抱国际资本主义,我们是世界上经商条件最好的国家之一,也是最具竞争力的国家之一。

在这么多高帽子下,我们忽略了什么?我们失去了什么?

我们很可能忽略了,忘记了需要做好一个好邻居,在亚细安这个大家庭里,做出更大的贡献和牺牲。

我们失去的可能就更加可怕。从国家主义到国际主义,新加坡国家的角色正在淡化,从个人牺牲到部长高薪才有胆面对高薪总裁,这个国家的色彩在退化中,就像在很高的烟雾指数里,分不清是新加坡人还是世界公民,或许两者都不是,或许两者都是。这变成是一个选项,有条件的话(财力物力人力),你可以是国际友人,到处受到欢迎,而不一定是新加坡人。没有条件的话,只能够是新加坡人。

新加坡不要像小孩一样

屡见不鲜的烟雾又来了。今年来得特别的凶,烟雾指数已经创了新高。作为国际友人的新加坡,当然不喜欢这种不利国际资本主义发展的形象。烟雾不但对国人的健康不利,对吸引投资,游客,国际会议,国际金融活动,甚至港口,机场的运作,都是不好的。

新加坡像小孩,我们了解印尼,亚细安吗?
因此,我们当然会发声,表示不满,语气还是相当的温和。但是,印尼部长的反应却让新加坡这个国际友人感到意外。一个部长说苏门答腊岛的林火问题,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公司也有责任。另一个部长就更加直接,新加坡不应该表现得像小孩一样,同时,他也拒绝新加坡的50万,100万的小额捐款。
"Singapore should not be behaving like a child and making all this noise," Agung Laksono, the minister who is coordinating Indonesia's response to the haze crisis, told reporters in Jakarta. 
"This is not what the Indonesian nation wants, it is because of nature." The minister for people's welfare also said Jakarta would reject any offer of financial aid from Singapore unless it was a large amount. 
"Unless (Singapore) wants to give us a large amount, we won't consider accepting it," he said. "If it is only half a million, or one million dollars, we don't need that. We would rather use our own national budget." 
http://www.asiaone.com/News/Latest%2BNews/Singapore/Story/A1Story20130620-431053.html 
印尼是亚细安的一等大国,50100万真的不算一笔大数目。因此,这位部长说,要给就给一笔大数目。不知道,作为国际友人的新加坡,会不会给一笔大数目给印尼政府,协助扑灭林火。或许,我们应该反省反思的是,几十年来林火问题无法解决,新加坡作为亚细安的一员,是否有尽力协助解决问题。

说白了,就是我们有没有做到尽到作为一个好邻居的 责任?我们在成功走向国际友人的道路上,难道没有看到区域政治经济的问题吗?我们在扮演好国际友人,在欧美日本,中国,印度,中东之间行走时,有没有忘记自己身处东南亚,这里的林火,环境,安全,社会问题,都不可能不影响到新加坡。新加坡太小了,东南亚,尤其是印尼和马来西亚,在地理位置上和我们太接近了,真的是那里的风吹草动,就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起居。

作为东南亚的小国,又是最富有的国家,我们在东南亚事务上,应当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而这个角色又要适合亚细安的口味呢?我们是否做得不够?我们是否只要扮演好国际友人的角色,而不要扮演好邻居?

国际上常常有一个误解,每逢有国际会议,就认为新加坡作为东南亚最先进的国家,最能了解东南亚问题,最能代表亚细安,又因为和国际最接轨,因此,人人争着和新加坡握手。事实上,这个误解很可能就是建立在金钱数据上。人均领先,就代表一切吗?就能代表亚细安吗?这是不是一个被东南亚以外的人宠坏的小孩?

印尼部长要新加坡反省,不要像小孩那样,确实证明新加坡不了解印尼的问题,甚至亚细安的问题。像个小孩一样的国家,又如何能够代表亚细安呢?

印尼的好多问题,东南亚国家的好多问题,其实和新加坡都有关联。作为国际友人的金融中心,区域总部,教育,医药,法律等中心,我们当然好像瑞士那样,得到邻国富人的好处。不要忘记,瑞士的邻居,人均收入不差,我们的邻居,人均距离就有差距。欧洲富国对瑞士都有意见,更何况我们呢!

所以,新加坡拿了人家的好处,也要做出一些回报,50100万根本人家就看不上眼。最重要的是不要临时抱佛脚,像林火这样几十年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们不是早就应该出手相助了,或者,最少表示最高的诚意。钱可能不是问题所在,而是那口气和应有的尊敬。


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的亚细安问题,再说下去,有关新加坡国家主义的课题,就会比较难消化,容后再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