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6 June 2020

工人党生死存亡之战 - 豪赌选民的智慧和勇气

工人党生死存亡之战 -
豪赌选民的智慧和勇气


2020年新加坡大选是工人党的生死战,不幸落败,将回到1991年的原点。从新再来,还有机会吗?


2020年也是陈清木和李显扬的豪赌。类似人民行动党B队的新加坡前进党,他们从行动党出来,挑战行动党,‘以今天的PAP,不是以前的PAP’,想要塑造一个没有变质,维护李光耀价值的新加坡。如果他们失败,以后脱离PAP参选的人,将会微乎其微。扭曲李光耀精神就会变本加厉。


为什么叫豪赌?反对党豪赌失败,将会把新加坡民主政治倒退30年,回到1991年,甚至1988年。

为什么说这是在豪赌选民的智慧和勇气?

选民的智慧就是要看清一党专政的盲点。在很大程度上,选民必须看到这是一种形而上的选择。新加坡人均收入领先很多发达国家,为什么我们在国会制衡,透明度,公开度,问责上犹如第三世界国家?政府对于老弱病残,贫富悬殊的问题有没有尽责解决?到底今天的行动党是否背离当初的创党原则和价值?

这是对年轻人,新公民,中上层阶级人士的智慧挑战。这些人的智慧,可以预想一个没有反对党的国会,如果将来有一天他们和政府利益冲突,他们在职场上受到不公平对待,他们不小心批评政府,他们的房产被征用,下场将会怎样?想象一个比现在更加一党专政的政府,这将是一个怎么样的新加坡?

这是温饱之上的形而上的考验,更加是勇气的考验。在新冠疫情居高不下的情形下,未来前景未明,这需要极大的勇气和PAP说不。几十年依赖行动党政府,认为即使行动党做不好,反对党更加不行,这种根深蒂固的思考方式,如何改变?

因此,这次大选,弥漫着一股悲情。反对党将会全军覆没。没有一个候选人会直接当选,这包括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单选区。工人党老将的退出大选,更增加这种豪赌的可能。现在的选情,工人党居下风,在50%以下。这是不是豪赌?

选民们,你们希望行动党满堂红吗?你希望一党独大,一党专政继续下去吗?拿出你们的智慧和勇气,做出明确的决定,你的一票决定的不是你的前途,而是你孩子的前途,新加坡的未来。

豪赌失败的反对党,想要再来,恢复元气谈何容易。你看一下以前的社会主义阵线,和现在的新加坡人民党(詹时中),有可能拿回波东巴西吗?

那么,行动党有没有进行豪赌?

有。行动党政府花了人民的血汗钱1000亿来救新加坡。其中200亿说不清是公积金的钱还是贷款。千万记得,政府在花人民的钱在豪赌。即使豪赌失败,部长还是照领高薪,亏掉的是人民的血汗钱。用智慧想一想,如果没有反对党在国会制衡,问责,这1000亿的来龙去脉,就可以自己检查自己了。(Ownself Check Ownself)
15 Quotable Quotes From GE2015 We Will Remember Forever


一党专政,就是赌场的牌照自己发给自己,开赌场的资金和赌本,都是人民的血汗钱。行动党一分钱也不用出。一党独大,就是行动党就是CEO,负责请人管理赌场,会计审计都是自己人,他们还给自己发世界级以上的薪金和花红,还嫌不够。在用人方面,随意引进廉价劳工,压低基本薪金,谋取最大的利益。


如果我们让PAP一党专政、一党独大,就是开了一张空白支票,让行动党随意使用,不用负责后果。


或许,有些人可以从中捞到一些油水,但是绝大部分的人,将是豪赌的受害者。


这是我们利用智慧,鼓起勇气拒绝行动党的时候。

人生还有几个五年。工人党的更新,工人党的新生代需要选民的加持。用平等心,看待反对党,或许,你会发现谁才是真正爱新加坡。



1 comment:

  1. 奢谈选民的智慧和勇气,倒不如回来谈谈新加坡在野党的愚昧和笃性。

    选民有没有勇气我不敢随意猜测,但是现实生活中应该找不出一个有这种勇气的人,会掀翻自己的“船”-- 这就是智慧。

    说在野党愚昧,那绝对不是瞎掰的。选举一到,大家就出来买多多一样,还好玩过多多。因为多多没有买中钱就不见了。而赌一赌选举,只要选票有一定数目,按柜金又回到了自己的口袋。况且,选举还可以筹款,何乐不为呢?

    新加坡有多少个蚊子党,我才懒得去数。它们只是选举时刻的苍蝇蚊子,嗡嗡嗡嗡的表演一番,选举之后也都归于沉寂。就算是最大的工人党,这么多位进入国会了,又能够为新加坡改变什么?民主党有许多理想,但是他们也自己也应该明白,都是没有办法实现的空头支票。就算是有几个进入国会,不会和工人党有两样。

    或许,陈清木医生带领的前进党让人一新耳目,但是,在野党没有办法结盟,不过是重演陈医生当年选总统的滑铁卢,鹬蚌相争执政党得利罢了。

    让我最感觉讶异的,在野党竟然不晓得审时度势,彻底检讨自己的“短板”,这一句“豪赌选民的智慧和勇气”就让人感觉够诙谐,一种烂赌成性的不堪跃然纸上。

    千万别拿选民的“智慧”来做赌注!因为在野党落选的机率是太高了,这样一来,岂不是等于宣告说选民都没有智慧?其实,选民的“智慧”是所有愚昧的在野党难以理解的,那就是无论你身处在哪样的“船”,都不想“翻船”。

    在连一个像样的“可能取而代之”的在野党都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如果在野党人有“智慧”,就会晓得让选举的结果不会“翻船”,或许选民才会试试看,看你当选后的效果。也就是说,在野党的攻略,就是必须保证就算是所有的在野党候选人都当选了,“新加坡这条小船还是稳稳的”!

    要知道,新加坡选民的结构其实相对简单。那就是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民是现在的执政党执政之下的既得利益者,这是执政党的铁票。接下来就是接近三分之一的选民是反对党的拥趸。这里我说“反对”,是因为这群人相对的憎恶政府。此外,余下的三分之一,就是所谓的“中间选民”,这些人就是“墙头草”,其实就是能够权衡大局的“智慧选民”。上一届时总统选举就已经把这个“势”分析得一清二楚。三分之一多的人支持陈庆炎;三分之一少的人支持陈钦亮、陈如斯。而那三分之一投给陈清木医生的票,就是在选举深刻左右大局的“智慧者”--这些人,在上一届选举,大部份的票都无奈的投给了执政党--只因为怕“翻船”!

    ReplyDelete

The Awakening of Young Vo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