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4 April 2020

Cry, sad and worry after reading “I’ve never liked the Workers’ Party“ #



1 comment:

  1. 这是网上视频看到的故事。一个移民加拿大的华人,因为感觉遭遇到了歧视,就有了组织政党的意念。然而当他将申请书呈交之后,迟迟不得回答。他不心死,就连续的申请,直到有了一次近距离的面试。

    让他想不到的是,官员开门见山,直接的就问他你要成立政党,是不是要“推翻”政府。他就说没有,只是想要为民服务,得到一个发声的管道罢了。想不到这个官员竟然这么说:“那你应该去申请组织一个社团啊什么会啊服务社会就好了。”

    他当时就听懂了官员言下之意,你如果不是对现任政府不满意,组织政党干什么呢?吃饱了撑着了吗?结果,他当然就成功的注册了一个政党,也参选了选举。

    成立政党就是明摆着要和现任政府对着“干”。如果像刘程强一样要做“副手”协助执政党,理念相同,倒不如直接加入P A P好了。记得饶欣龙当年说过他把选票投给P A P吗?这和刘程强的说话其实如出一辙。试想,明目张胆的告诉选民,工人党未来20年都没有“执政”能力,难道要人民和工人党一起“玩”家家酒吗?

    我的感觉,这一次的选举,或许就是工人党的生死关头。如果工人党不懂得“自爱“,拿出魄力和前进党、民主党等等组织联盟,在“尽出”所有政党的“菁英”而且“保证”国会不会过半,新加坡还不会“翻船”的话,那么每到选举就“狗吠火车”的游戏,新加坡所有中间选民早已经“厌”透了。

    忠言逆耳,冒昧之处,请见谅!

    ReplyDelete

The Awakening of Young Vo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