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4 June 2018

窄路相逢,不得不相煎!


在邻里走动,一定会遇到人车在窄路相逢。不论是什么人 - 小孩,大人,老弱残障。。。。不论是什么车 - 自行车,电动车,送货推车。。。。大家都似乎习惯了这样的游戏。有时,人车在互相争路权,有时,则是人与人,车与车,在比拼。

这算不算是一种相煎,同样是人,我们在互相争着使用同样的行人道,走廊,有盖走道。到底是谁侵犯了谁的使用权,又是谁破坏了原本相安无事的游戏规则? 而执政者,为何视若无睹,几十年来,没有及早纠正,反而让国人继续相煎下去。

这是社会问题,经济问题,还是经济发展演变而成的社会问题?

几十年前,自行车,摩多车,多数都是在马路上跑。现在,自行车把范围扩大,向邻里的发展。摩多车变形成了电动车,单轮车,双轮车,无奇不有,也打邻里的主意。这样一来,邻里的人行道,走廊,除了人之外,也成了人与车互相使用的空间。恶化演变的结果,当然就是人车相煎,人与人相煎。

自行车,电动车,斗不过马路上的汽车,巴士,货车,只好向邻里发展?还是邻里的走道,更加适合它们。因为,它们轻巧的车身,可以很方便的在邻里自由移动。至于,这样会不会造成行人的不便,行人的安全,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们想到自己的方便,又何必考虑这么多,反正,在行车时,遇到行人,就拉响铃一下,告诉、提醒行人注意,这么做可以说已经做到仁义。

这是经济发展下的仁义。而不是社会发展下的仁义。PAP的经济发展仁义是让人民在互相竞争下相煎。而正常的社会发展,却是鼓励相爱的仁义。

什么是经济发展下的仁义?自行车,电动车向邻里发展,他们考虑的问题是生产力,效率,方便。他们没有考虑与行人争路,争邻里路道的使用权,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更加让他们据理力争的是,很多外劳也这么做,为何作为国人,我们不可以这么做。这是我们的邻里走道,我们更加有理由,有权利使用它。自行车和电动车使用者知道,他们在自由经济竞争下,不可能与马路上的大车争路权,不可能打败大车。因此,退而求其次,在邻里与行人竞争,具有一定的优势,自行车和电动车的机动性,肯定胜过行人。所以,我们只是看到自行车和电动车撞到人撞伤人,而没有看到自行车和电动车被行人撞倒。

这是国人,尤其是中下层国人面对的相煎问题。从邻里的走道,到医院,地铁,公积金,教育,为何国人渴求改善服务,减少相煎?最好,能够做到相亲相爱。而人民行动党政府,却一直用经济发展作为借口,有钱有办法,就使用公路和马路,住高级病房或者私人医院,最好不要动用公积金,手头松动,喜欢出国就出国受教育,不用政府操心。

所以,以前没有的相煎问题,现在却一一出现。狭路相逢,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例子。最新的一个相煎课题,竟然和语文有关。有些新加坡人认为服务员应该要会说英语,因为,这是因为新加坡 是一个发达的国际现代化城市。似乎,我们忘了四大官方语言,忘了在国会也可以用华语发言。我们太过在乎自己的权利,在邻里自由骑自行车,在商场使用英语,在一些小争论中讲自由,在迎新会学外人的放荡,而不敢在大是大非面前据理力争。这是PAP理想的新加坡--中下层人民相煎,在现实条件下,也只能做出不得不相煎的选择。因为,不相煎会吃亏的,比人慢半拍,比人效率低。

新加坡人就是搞不清楚,国人相煎的真正原因,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迷失在行动党政府的经济发展的伟伦中。我们想一想,自行车和电动车走进邻里,行人可以走出邻里吗?走不出,自然就会面对相煎问题。同样是国人,大家最后只能在邻里相煎,在政府医院相煎,在地铁相煎,互相造成伤害。当然,如果经济条件好,就可以摆脱相煎的困境。这是少数幸运人的福气。不属于大多数新加坡人。

这不是相煎何太急的问题,曹丕最后没有相煎曹植,但是,新加坡人却不得不相煎,因为曹植可以被下放到其他地方,但是,在邻里,政府医院,地铁,就没有下放的机会。例如:已经进入C级病房,还可以再往下吗?当然,另外一个方法就是在家里等死。

自行车的响铃,电动车的喇叭,只能提醒国人小心,后面有车。但是,没有办法真正解决问题。响铃也好,喇叭也好,就是告诉行人,现在,自行车和电动车要使用走道了,即使行人有权利使用,也应该让路,不然后果自己负责。
相煎问题的发生是一个经济解决不了的社会问题。一个看不到问题所在,而认为相煎是唯一的解决方法,唯一的折中方法。这就是PAP的真正面目!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e Awakening of Young Vo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