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7 March 2018

无视第二把钥匙,李显龙李美花异曲同工储备论。

【异曲同工论储备】

    李显龙的祖宗论和李美花的败家论,异曲同工,就是不可以顺便动用储备。他们似乎就是国家储备的守卫者、门神。他们似乎忘了,动用储备还需要另一把钥匙,还是,根本就不需要另一把钥匙?

    李美华在国会仗义执言,她说我们不应动不动就想到用“阿公”留下来的储蓄,这样做的结果会因而沦为败家子。李美花好心告诫我们小心保管国家的储备。

    几天后,李显龙表示:“储备金是前一代和这一代辛苦累积的老本啊,我们有责任照顾它,把它交给下一辈,当然应该比我们前辈交给我们的来得多,这样才能够对得起祖宗,才能够对得起子孙。

    储备是如此重要,上要对得起祖宗,下要对得起子孙。说白了,我们这一辈,就是要守着储备,像守财奴一样,不要乱花钱,自己赚钱养自己,不要依靠祖宗,当然,也不要花未来钱。

    这是何等的伟大和牺牲!

    李美花和李显龙,层次不同,身份不同,居然道理差不多。

李美花以敢说俗气话出了名,在国会内外,尤其在社交媒体,已经成了网红。她在人民行动党内,唯一的功劳,就是敢说这种一般老百姓听的懂的俗话。行动党还真的缺少这样的人才。因为,看看行动党议员,有些洁身自爱,还不愿为党做出这样的牺牲,有些高高在上,不愿说俗话。算来算去,这种人才还真难找!

同样的储备论,到了李显龙口中,就成了祖宗的大事,老本论。这是祖宗留给后辈的钱,我们不单要保护好,还要增加储蓄,留下更多钱给下一代。我们必须省吃俭用,不能乱花钱,最好是“本是同根生,相煎要(何X) 太急”。最简单,最容易,最快捷的相煎的工具,就是GST. 消费税一视同仁,不分贵贱,一消费,就是一相煎。当然,相煎也分曹丕和曹植,高薪和低薪。

【储备的另一把钥匙在哪里?】

    不论是败家子论,还是,祖宗的老本论,似乎忘记了,动用储备另一把钥匙。他们在讨论储备的时候,根本没有把总统放在眼里,他们的论述,就是保护储备,不要乱用。这本来就是新加坡宪法给予总统的权力,这是总统的职责所在。

    当初设计民选总统制度,就是害怕政府乱用储备,因此,规定总统拥有第二把钥匙。政府动用储备,需要通过总统这一关。

    但是,目前一党独大的局面,行动党可以通过在国会的绝大数,把总统废掉。因此,这第二把钥匙,名义上是存在,实际上,可以说名存实亡。如果要动用储备,这第二把钥匙,行动党政府可以通过合法途径,得心应手的拿到,不用考虑到总统的意愿,反正,现在的总统并不是民选出来,再加上,财经知识不足,根本看不懂储备的来龙去脉。

    选民给行动党70%的支持,行动党又推荐了一个无能的总统,这第二把储备钥匙,可以说是形同虚设。相煎急与不急,完全操在行动党政府和李显龙手中。新加坡人自食其果,何来同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