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9 November 2016

危机感感召修宪,铺路行动党接班人。


人民行动党在危机感感召下修宪,更改民选总统的选举制度,是为了铺路行动党接班人和既定安排的总统候选人。

Image result for Donald son voting day tweet




美国不按牌理出牌的危机和无需接班人的意识,会不会让美国倒下?选票为何需要印中文?





新加坡国会正在辩论民选总统的修宪问题,根据人民行动党在国会的绝对优势,辩论过后,修宪当然会顺利通过。总统陈庆炎已经表示没有异议,因此,最后他也会签下修宪法案。

行动党每一次修宪,或者修改选举法,都会堂而皇之的说这是未来打算,我们要防患于未然,有必要先做好准备,以免将来出了一位“对新加坡政府做出不利”举动的总统。

其实,我们只要细想一下,就会明白这些修宪的背后,就是要维护行动党的长期执政。当年,推出民选总统,就说害怕政府随意使用储备,因此,需要一个民选总统来手握第二把钥匙,确保新加坡历年来辛苦累积起来的储备,不会被坏政府随意花掉。哪里知道一推出就出现问题。结果利用行政手段,以自动当选的方式,顺利度过两届总统选举。到了2011年,本以为推出陈庆炎这样有份量的候选人,就可以轻易当选,哪里知道却几乎失去这个刻意安排的总统接班人。

民选总统制度的发展,如果没有修改,就会对行动党的接班人制度造成伤害,破坏行动党的既定方程式,导致行动党的最佳总统人选,选情出现变数。

这样一来,对于行动党来说,就是一个危机。在危机感的驱使下,李显龙不得不提出修改民选总统的制度,来确保不论总统选举还是大选,行动党的所谓接班人制度能够顺利走下去。

现在通过民选总统的修宪案,利用2017年轮到马来总统候选人的行政手段,再次为行动党指定的候选人铺路。这对新加坡是好是坏?当然,行动党会说这有利国家的稳定,族群的和谐。

行动党有那一次不是这么说? 反正,国会里拥有绝对大多数,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谁能够阻挡李显龙修宪。

总统接班人的设想,如果和行动党第四代接班人的设计相比,是属于比较简单,直接的那种。因为,新加坡总理才是真正握有实权的政治领袖。这点在总统选举的修宪上,也说的很明白。新加坡的权力中心在总理和内阁手中。因此,为行动党接班人铺路才是重中之重。总统既然不是行动党党员,当然不再是权力的中心。

行动党为接班人的问题,在80年代,在还没有推出民选总统的时候,就想出集选区,非选区议员和官委议员的制度。这些妙方,的确顺风顺水,确保行动党次次大赢,接班人也从第一,第二,第三代顺利传承。现在,进入第四代接班人的阶段。

(有关第一,第二,第三和第四代接班人的表面现象,是否如行动党告诉人民的那样,为了国家利益,需要年轻接班人和培养接班人;还是,在搞世袭的接班人制度? 如果我们对这点有所存疑,那么,行动党的所谓接班人的安排,就很可能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当然,这是一个国家机密,我们又怎么会知道真正的内情呢?)

行动党是一个“怕输”,”怕死“的政党,除了集选区,非选区议员和官委议员的制度外,选区的划分,恶搞,还有小鸡跟母鸡,媒体控制,行政优势等等,都是为接班人制度铺路。应该说,法庭和司法制度在立法权控制在国会的背景下,行动党也可以对它们发挥影响力。

【危机感和接班人制度的失败结局】

从汉武帝,唐太宗再到宋元明清的历代君王,那些具有雄才大略的皇帝,一直都有危机感,害怕外部势力的入侵, 也害怕自己的后代腐败,软弱。他们也为接班人的问题烦恼,想尽一切方法,要确保江山永存。甚至,不惜废掉太子。但是,有哪一个朝代做得到长存呢?

行动党的危机意识和接班人制度,会不会比古代的帝王好?行动党通过一系列专制的手段,来达到本身如意算盘下的接班人制度,会不会经受时间的考验,每次都顺利过关。 这种建立在错误危机意识下的不健全接班人制度,对新加坡的长期发展是否百利而无一害呢?

美国选民刚刚不按牌理出牌,在不同的危机意识判断下,和不理会正统的政治管理接班人模式,选出一个非一般的总统。美国会不会就此倒下?

同理,英国脱欧,英国是不是也跟着完蛋?

甚至,我们一直认为国力不强的菲律宾,选了一个非一般总统,国家会不会更加乱?

这些非一般的选举结果,和行动党的危机感,接班人制度,分道扬镳。那么,如果我们遇到同样的情形,我们是否无法应对,而整个新加坡的国运,就此走下坡?

行动党一直以错误的危机意识:没有行动党,新加坡就完蛋; 和没有行动党的接班人制度:新加坡就会面对持续发展危机, 来误导人民。

事实上,英美,日本,澳纽和欧洲国家,有他们本身的一套机制,即使遇到一个非一般的总统,或者遇到脱欧这样的大事,他们还是有法庭,国会上下议会,集思广益来面对挑战。而不是一党独大的单挑。

即使我们看一看,一党专政的中国,表面上,它还是有人民代表大会,和政治协商大会这样的组织,虽然像是橡皮印章,或许以后会发挥作用。而新加坡连这一点橡皮机制都没有。

历史告诉我们,行动党鼓吹的危机意识和刻意设计的接班人制度,只是短期有效,长期就缺乏竞争力。50多年来,我们一直被行动党蒙骗,失去了判断真伪的能力。

和工人党在辩论修宪问题上提出的设立上议院(参议院)的构想#,行动党的建议更加不切实际。难怪,行动党的修宪不敢面对全民公投,只能在国会暗箱操作。

#
http://www.zaobao.com.sg/zpolitics/news/story20161109-687729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