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新中关系之蓝瘦香菇 - 谁失恋了?


新中关系之蓝瘦香菇 - 谁失恋了?

如果李光耀还在世间,看到现在的新中关系,他会不会蓝瘦香菇起来?李光耀看到他儿子一下子到日本,一下子飞去了印度,又一下子赶往澳大利亚,风尘仆仆就是跳不进北京,充其量只是到了人间天堂杭州出席G20峰会。

望着杭州蓝蓝的天空,游走于瘦瘦的西湖,李光耀回想往事,会不会突然从地下难过的香菇起来。

李显龙的新加坡,最近与中国的关系,在南海立场上,似乎有着失恋,失落的感觉。不然,怎么会同一时间叫两位师爷在新加坡中英文报评论新中关系。(见上文)

许通美和王庚武两位资深的外交和中国问题专家在文章中,极力强调新加坡的多元种族特色和遵守法律,国际关系法则的重要性。他们似乎说新加坡的生存就是要平衡多元种族,以及希望其他国家配合遵守合同,不要人为破坏既定规则。小国如果遇到不遵守法理的大国,就会无所适从,生存面对问题。

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经济得以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做生意要讲合同精神。而新加坡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根据这个原则,取得快速的经济发展。当然,我们的发展是以小国对大国,后发国对先进国的优势来成长起来的。

这个模式确保我们过去几十年的高国民所得成长。现在,我们比很多发达国家都来得富,当然,也希望这个游戏规则能够继续的“遵守”下去。这是一种冷战思维,就正如李显龙曾经说的“高处不胜寒”一样,冷战过后,新加坡的外交如何发展?我们的人均所得在高处,却不知道寒在哪里?

李显龙在2004年接任总理的时候,国际上的冷战局面已经结束。这是一个1997亚洲金融风暴和2007/2008世界金融风暴之间的变化时期。这也是一个很容易出现错觉的年代,判断错误的年代;也因此,很容易高处不知寒。不知寒就是不知道世界经济政治局势的演变和发展,已经出现根本性的改变 -美国一国独大的垄断已经结束。

当我们说多元种族的时候,我们是否发现除了韩日以外,世界上主要的发达国家,也已经进入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多元宗教的阶段。多元种族不是新加坡专有的特色。在欧美国家,同样出现多元种族的情形。他们面对的困境,很可能比我们还要严重。

因此,我们的师爷,希望中国了解新加坡的多元种族特色,我们的苦衷,我们的蓝瘦香菇,我们的不得已。就像王乙康说的:新加坡历史很短,不能理解长历史。所以,我们是做短线投资,而不是长线投资。所以,我们认为我们的四大种族就是多元种族,而忽略了56个民族的中国,没有多元种族?因此,我们有“去中国化”,“去华校化”,去“方言化“的必要。这样才能配合多元种族国家的发展。

就是因为我们有这么多的蓝瘦香菇的”去“,而在这个过程中,新加坡就认定自己这个多元种族的特色。久而久之,新加坡就无法了解中国,根本连懂得中国长历史的人都没有了,更何况是发展这类的人才。缩小到对华的外交人才上,那就更加不堪目睹了。

发展到现在,我们的驻华大使也只能和环球时报对话,而不是和中国外交部对话。

基本上,我们还是同意新加坡要在中美间取得平衡,不得罪这两个大国。这是新加坡获取最大利益的平衡点。但是,平衡点是一门艺术,是一种长历史,不是短历史。

而且,同样一句多元种族的背景,守法的重要,在不同场合,不同地点,用不同的语调,不同的外交手段释放出来,结果就会出现很大很大的不同结果。当中国用长历史思考问题,而新加坡用短历史出发,尝试平衡中美的关系时,很不幸的就会摆出乌龙来。

这就是新加坡在外交上的蓝瘦香菇了。 TPP的梦已经成为过去; 中国海军竟然可以停靠越南金兰湾; 而菲律宾这个美国"小三", 居然也敢移情别恋...

   #蓝瘦是没有适合的外交人才,在不同地点,不同场合,说出正确的话。

   #香菇是往往在很多地方,说出不得体,不对称的话,想要打圆场,又没有人才可用。

小国要在大国间周旋,外交的灵活性,非常重要。而杨荣文之后,新加坡的两位外交部长,似乎对外交不感兴趣,尤其是对华外交。现在,出动两位师爷发表评论,只不过是对内对新加坡人民做出交代,而对外没有一点作用,不会改善新中关系。这种短历史的冷战思维评论,可以说是李显龙政府的立场,高处不知寒流的蓝瘦香菇。

长历史是怎么一个概念?2000多年前, 东西间就有贸易往来,当时在陆路上,依靠快马,骆驼来经商。今天,同样的路,利用高铁,快速公路来完成。

Image result for from rome to china silk road 200 BCE map
http://images.slideplayer.com/18/6176140/slides/slide_16.jpg

短历史又是怎么一个概念?你看看新加坡兵乓总会如何处理球员的问题, 就大约明白了.  新加坡连一粒小小的兵乓球问题,都无法解决,就更不用说那五千年的文化传统了。

下面这个台湾东森电视台制作的时事节目,道出新加坡目前的一些困境。事情是否如此的失控,见仁见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jyBdq8W_-g

说到底,当前的蓝瘦香菇困境,就要看新加坡的现任领导和所谓的接班人的能力了。李显龙是否还有什么怪招没有使出来?现任领导中,有没有懂得对华的政治艺术的人?如果统统都没有,那就不幸被东森言中了。 而一直被动的新加坡人,将会是最大的受害者。

很不幸的,我们现在只看到李显龙关注修改宪法,改变总统选举制度;在反对党的市政问题上大做文章;鼓励年轻人出国,又没有给他们心理准备;鼓励创业,又偏偏遇到被动,害怕失败的创业者;鼓励科研,却只能引进外才。。。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有识之士拒绝发声,新加坡何去何从?

新加坡的精英、有识之士、知识分子、中产阶级拒绝对国家的发展做出积极的评论,分享,分析他们对国家前途的看法。这种情形在李显龙出任总理后,每况愈下,越来越严重,已经成为新加坡目前面对的最大挑战,国家继续前进的绊脚石。
最近,李显龙和他的一群高级顾问,不约而同的呼吁有识之士出来,提供意见,对国家各方面建设,提供不同版本的建议。
李显龙说,他尝试不让身边只有只说“对”的人。如果,整天被唯命是从的人围着,那将是一种灾难。言外之意,就是说领袖必须接受批评,承认错误。#1

李显龙的高级顾问更进一步。他们说新加坡需要说“不对”的人。他们要更多不同的意见,反对的声音,甚至悲观的声音。他们认为新加坡需要更多(公务员)人出来挑战当局。最重要的,他们认为有识之士对政策的发声,能够让新加坡未来50年更加美好。



这种呼吁,呼应要求有识之士出来发声,提供反对意见似乎是一种哀求。有识之士的反对意见有助国家未来更加美好?为何立国以来,从来就没有如此哀求过?可见,事情已经失控,有识之士已经意兴阑珊,提不起兴趣。他们翻看历史,提供反对意见的人,尤其是反对党的有识之士,下场如何?
【不出声的历史背景】
有识之士不提供意见,不改进、不改良政府的政策,不是行动党政府一直以来的国策吗?为何现在,李显龙和高级顾问,接二连三如此低声下气哀求有识之士发声呢?难怪,有识之士并不相信行动党的诚意,前车之鉴,他们害怕步上前人的后尘。
人民行动党在李光耀领导下,对于反对他的知识分子、有识之士、学术精英、专业人士,从来就没有给予尊重,不用内安法来对付已经是客气了。到了吴作栋出任总理,原本以为比较开明,也不是闹出林宝音事件。到了李显龙任总理,人民也没有给予厚望。林宝音在林宝音事件20年后,还给李显龙写公开信。她的建议,李显龙听进去了吗?
原本以为2011年大选,新加坡选民开始觉醒,明白手中选票的重要性。新加坡人愿意接受不同的声音,但是2015年的大选,却似乎极为容易被行动党的民粹所误导。有识之士看在眼里,能够不意兴阑珊吗?不仅有识之士意兴阑珊,连一些反对党人士,也意兴阑珊起来。
2015年大选后发生的事情,更加让有识之士提不起劲来。除了压制网络言论外,看看在国会通过的立法和修法,总统选举制度的变更等等,行动党政府是否真的有诚意,接受不同的意见,反对的声音?
这是行动党的困境,新加坡的悲哀。
新加坡的有识之士,怎么有可能出现儒家的所谓的”以天下为己任…

接管市镇理事会的政治考量、政治代价?

人民行动党政府已经做好司法程序,可以在模棱两可‘莫须有’的理由下,接管市镇理事会。国会已经通过市镇理事会修正案,一旦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出现所谓的状况,国家发展部长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名而言顺的把民选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工作接管过来。
这里的市镇理事会,当然是指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行动党没有傻到接管自己的市镇理事会。修改后的司法程序能够让行动党政府,合法合理的在符合新加坡法律的条文下,明目张胆的把一个民选的市镇理事会收归到自己的管理之下。就像民选总统那样,明目张胆的修改选举制度,否定一些人的参选资格。
新加坡人又能说些什么?又敢做些什么?就像陈清木昨天的记者会,他除了对总统选举制度的变更表示不满外,他还能说什么?就是这么简单,轻描淡写的回答:
行动党和李显龙总理,就是看准了,看透了新加坡人的心理,表明这是司法程序,在法庭、在法律上,行动党政府都不会被打败。那些敢于挑战法律的人,在新加坡的短短50多年的建国历史中,下场都是以悲剧结束。最近的一个例子, 就是新加坡最年轻的政治犯余澎杉在美国的遭遇。同样一个人,不同的国情,命运也不一样。
行动党已经做好接管的准备。现在,只是考虑政治上的得失和评估政治代价。当然,也会考虑时间点,什么时候切入最适合、最划算、最能够获得最多的选票。
【下届大选的变数】
今年的总统选举,基本上已经是没戏看了。大家大约都可以估算到结局。反而是三、四年后的大选,存在变数。 行动党也了解,要重获2015大选的佳绩,在没有造神运动的条件下,似乎是不可能。因此,要维持一个高得票率,就必须出一些怪招。把非选区议员人数增加到12位,就是给人民一个小甜头。如果真的上当,新加坡就清一色没有非行动党的市镇理事会了。
没有工人党的市镇会,这个机会似乎不高。因此,最好能够把工人党困在阿裕尼和后港。而通过合法接管,又通过媒体,社交媒体,一系列的‘转型正义’活动,说不定死马当活马医,动摇阿裕尼选民的心,从接管变成收复,那就是美事一桩。
事实上,市镇理事会修正案通过后,行动党和工人党表面上没有说出口。但是,大家都在盘算国家发展部长,会通过什么理由,什么时候,进行接管工作的法律和司法程序的准备。2017年是总统选举年,大概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
但是,出手的时间,也不可以太过接近下届大选。最少要让行动党的所谓‘转型正义’(你做错,我有责任保护纳税人利益)的宣传活动进行到底,主流媒体和社交媒…

李显龙的幻象:新加坡人对他的 dishonorable 行为无动于衷。

李显龙的焦虑,最近特别的明显。焦虑后的行动决策,如,总统选举,李光耀孙子李绳武事件,议长人选,都显示他的幻象。他认为,新加坡人对他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国人心里虽然不满,但是,在高压和照顾既得利益者的背景下,新加坡依然可以保持稳定,经济继续成长,政治上没有改变。
李显龙当然有焦虑,正如他的妹妹和弟弟对他的指责:Dishonorable son。李显龙害怕人们对他的诚信起疑心,因此,在国会搞了一个自辩。既然国会没有提出相关资料证明他的诚信有问题,那李显龙就是清白了。
同时,李显龙也明白,自己的清白,只是国会里才站住脚。在国会外,当然有不同的解读。李显龙还不至于把英国广播公司BBC给关掉,因此,英美的广播和新闻,还是,可以对新加坡政治发展做出评论。李绳武在脸书上对纽约时报对新加坡司法的评论文章,就让李显龙焦虑不已。通过私人管道,进入李绳武的私人脸书部分,焦虑的把私人空间,公开化并且告上法庭。李显龙不顾个人隐私,既然为了个人的焦虑,不惜进入别人的个人空间,这简直就是内安法恐吓手段的升级版。
新加坡人真的如李显龙幻象中的,无动于衷吗?原本上个星期六,在演说者角落,有一场抗议总统选举的活动,由于当局的种种限制,最后不得不叫停,从室外的公开活动,改成日后的室内活动。这不也是李显龙的焦虑吗?
李显龙的确有焦虑,但是,他却认为新加坡人很乖,很听话: 给你们什么总统候选人,你们就会认命接受; 想提告什么人,就提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人有意见; 给什么议长人选,国会就认命接受; 地铁误点误事,任何解释,人民都会接受; 无现金就是无限金,跟不上是你的错; 糖尿病就少吃白饭,多吃糙米饭;。。。。
这是一种李显龙独特的焦虑幻象。他很焦虑,自己无法做得比老爸好,甚至连吴作栋都不如。他也焦虑在后工业时代,新加坡无法创造高薪职位给年轻人;新加坡无法照顾贫穷老弱,无法为他们提供医药服务; 接班人无法胜任挑战; 新加坡人在无限金时代,成了乡下佬; 地铁和教育服务提不上来; 。。。
陈川仁自愿减薪出任国会议长,不论是升职还是降职,已经充分说明,他在国会外,在行动党的职业保护伞外,无法找到一份比国会议长,还要高薪水的工作。 这点显示他不如海军出身的吕德耀。吕德耀即使找不到高薪职位,也毅然离开内阁和国会。 陈川仁,为李显龙成川成仁,却也凸显接班人的素质问题和骨气问题。他们离开了行动党的大树,如何面对现实生活?李显龙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