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6 October 2016

行动党的健康食谱解决不了“下流老人”的问题



李显龙总理推介行动党的乐龄健康食谱,不但不能解决”下流老人”的问题,反而避重就轻,忽视乐龄老者的真正问题。】


“下流老人“的问题,就是贫穷问题,联合国人权最高专员就道明这是低收入年长者的问题。根据《香港2015年贫穷情况报告》,这是指贫穷老人的问题。“下流”当然就是针对“上流”而言。上流和下流面对的问题,当然不同。对于丰衣足食,乐龄生活费用没有问题的人来说,行动党推介的乐龄食谱,或许就有点用。但是,对于生活面对困境的老者,这似乎就像庄子的借粮故事,老者面对的是变成鱼干的现实。

李显龙总理说:“食谱不仅针对年长一群,也适合年轻人。吃得健康不代表菜色一定单调,食谱所介绍的菜肴可口且容易准备,可帮助大家保持健康生活。”总理这里指的是上流问题,不是下流问题。行动党政府关心的是上流的问题,而不是下流的问题。所以,即使“下流老人”这个句子出现风化,对于行动党来说,也无伤大雅。下流的问题容易掩盖,上流,尤其是收入最高的那几个百分点,只要有些微不妥,就会影响投资,就会影响出口,就会影响GDP。

因此,李显龙总理所推介的行动党乐龄健康食谱,不但不能解决”下流老人”的问题,反而避重就轻,忽视乐龄老者的真正问题。那么,这些“下流老人”有些什么问题?

联合国人权专家如何评论新加坡的贫穷老人问题。K Matte 感到困惑为何新加坡作为世界上年均收入第三高的国家,很多低收入的老者需要通过社会网络获得生活资助。而他们之中,很多人缺少这种资助,面对财务困境。


“I was puzzled to learn that in a country with the third highest GDP per capita in the world, many older persons with low-income continue to depend on their social network for a significant portion of their livelihood and that many of those who lack such support systems face financial hardship,” Ms. Kornfeld-Matte said.

因此,联合国人权最高专员在文告中才使用了下面“下流”的标题:

太多新加坡老者(下流老人)继续在挣扎中活着。
Life remains a struggle for too many old Singaporeans – UN human rights expert says

联合国人权最高专员也呼吁新加坡当局让老人有尊严的活着。专员认为新加坡在协助贫穷老人方面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 (这是客气话)。这一点,我们落后于香港。香港已经启动扶贫计划,但是问题依然严重。

 《香港2015年贫穷情况报告》映射出来的问题,就是新加坡的借鉴。香港面对的问题,就是新加坡会面对的问题。在香港,长者贫穷有恶化的趋势。同时,更加严重的是高学历的人,向上提升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

新加坡行动党政府是不会,也不可能像香港那样公布贫穷报告。因为,行动党只看到上流问题,没有看到下流问题。也不承认我们有贫穷问题,即使我们的贫富悬殊高居世界前几位,行动党就是不承认下流出现问题。更何况,这还是人权问题,偏偏行动党就是不理,也看不起这些“下流问题”。

 这不正是新加坡正在面对的问题吗?忽视下流老人,可以说是行动党的常态,就像行动党推出健康食谱,就以为能够解决贫穷“下流”的问题。

 2015年香港整體貧窮狀況

愈扶愈貧 窮人直逼百萬

貧窮人口不跌反升的原因,主要是長者貧窮再度惡化,去年有近卅一萬名貧窮長者,較前年增加一萬四千多人。長者貧窮導致及時退休困難,○九年六十五至六十九歲在職長者僅得四萬二千多人,惟去年有逾九萬一千名,增幅逾一點一倍。

。。。

深水埗最多窮人 高學歷也難向上流

學歷較高亦不代表就可以脫貧。去年在職貧窮人口中,二萬四千七百人擁有專上教育學歷,包括學位或非學位學歷,較前年增加二千一百人,增幅近一成,反映高學歷人士向上流動的機會遞減。

https://hk.news.yahoo.com

 

这不正是新加坡面对的问题吗?下流老人越来越贫穷,大学毕业生的展望也不理想,终身学习真的能够提高他们的生产力,对他们有用吗?当然,行动党的健康食谱也无法解决这些“下流”问题。

行动党还有更加下流的地方。就是做爱不需要很大的地方,先考虑生孩子,而不是组屋问题。 行动党就是没有考虑下流的问题,低收入的问题。对于老者,对于年轻人,贫穷是一个可能的现实。生活费,医药费,保险费,结婚费,房子贷款,学费,这些都是下流问题,下流的费用。


新加坡和香港的发展很类似,香港有超过百分之十的人口处于贫穷的下流阶段。有超过30%的老者属于贫穷阶级。这是资本主义自由发展的结果。我们只需要几个百分点的上流阶级,就能够推动经济发展,难怪李显龙总理说,新加坡只要吸引世界上最高收入者的上流人士来投资,新加坡就可以了。

 

真的这么简单吗?

 

当上流社会拥有社会财富的极大数,少数人拥有国家财富的绝大数,而中下流人民看不到希望,尤其新加坡比香港还缺少援助计划,扶贫计划,可想而知,下流老人的前景将如联合国人权最高专员所形容的:挣扎求存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