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6 June 2014

公积金是个人的,鼓励的是私德。

公积金是很个人的,在行动党的不走福利政策下,你贡献多少公积金,将来你就拿多少公积金再加上存款利息。但是,在行动党政府复杂化公积金制度后,一般人根本分不清个人和国家的关系,搞到最后,分不清你的我的。最后,只能无奈的高喊:还我公积金!

或许,我们从做账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比较欧美的个人所得的情形后,就会了解到为什么,公积金是真的很个人,拿的是自己的钱,没有拿到国家的钱。为了方便,我们就拿公积金的三个户口为例子:

欧美,尤其是欧洲的福利国家:

公司在发薪水给雇员时,首先算出毛薪金是多少,然后就减去我们公积金制度下的三个户口的薪金:普通户口,医药户口和特别户口(养老时变为养老户口)。在这些国家,这三个户口的存款被当成是社会保险金,医药保险金,和养老保险金。当然,这些国家扣除的钱还不止这些,还要加上失业保险金,小孩保险金,职业病保险金等等。

因此,雇员最后拿到手的净薪金,在扣除税务后,可能只有毛薪金的一半。英美福利比较差,扣的比较少。

这些国家的政府,拿了这些保险金,有些就设立国家的主权投资公司,有点像我们的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那样,为这些雇员找投资机会,增加回报。当然,也有一些作为国家的建设基金,像我们的地铁,建屋局组屋,裕廊工业区,港口,机场等基础设施的兴建。

新加坡公积金制度:

同样的,新加坡老板在发薪金给雇员时,也是先扣除普通户口,医药户口和特别户口所应该缴交的公积金。连同老板所应该交的公积金一起算,总数大约接近雇员薪金的40%。所有进入公积金户头的存款,都不是保险金。这就使到这个制度复杂起来,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不是保险金,公积金会员就要为自己的公积金找出路,烦恼:
-普通户口的存款要如何投资,房子,股票,黄金等。
-医药户口不是医药保险,不等于医药保险,不买保险,医药户口的钱,有可能会花光。
- 特别户口将来摇身一变成了养老金,可以选择要买哪一类的养老保险,当然,如果没有足够的最低存款,选择的条件将是非常有限。

问题是这样一套复杂的制度,对于新加坡人来说是一项吃力不讨好的工作。相对来说,欧美的制度就简单的多了。他们不需要想这么多复杂的投资问题,保险金交了,不幸出问题,保险金就要支付费用。

相反的,尤其是20, 30年前,新加坡人普遍教育程度低于欧美国家,又要新加坡人花时间想这这么多个人的复杂问题,似乎是强人所难,有点像兜售雷曼兄弟债券哪样,一不小心,就有种被欺骗的感觉。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用公积金存款投资股票,结果是亏多赢少。

因此,新加坡人其实很早就要懂得理财。一开始交公积金,就要规划如何使到公积金生财保值。偏偏很多人,不知道公积金不是保险金,有医药保健户口,并不等于买了医药保险。买了房子,股票,也不是保险,价格上,是升值,价格跌,就亏本。

从这一点看,新加坡人为何不快乐,不幸福,因为我们比老外要更加小心,有了公积金,生活并不一定如意,在这一方面,我们比洋人有更多的顾虑。从行动党的立场出发,这是让公积金会员有更加多的生财机会,怎么还不珍惜。国民人均节节上升,钱越多,个人发财机会就越多,偏偏不是每个人的所得都是节节上升。

公积金局收了存款就是做了一件最简单的工作,就是买政府的债券。这些出售债券得到的钱,转手就落到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手上。因此,这两个主权投资公司说,它们没有拿公积金局的钱,它们没有替公积金局投资公积金会员的存款,这里面就要看你如何定义公积金存款,转手的钱算不算?

公积金对上私德

新加坡公积金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是鼓励私德。你交多少,将来就拿多少。你要管好自己的投资行为,你要懂得,记得买医药保险,你要存够最低存款,不然将来养老出问题。这里举出几个很明显的例子:

-8块钱的心脏手术:许文远的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就是他懂得买额外的医药保险,对于一般人来说,连Medisave MediShield都分不清,就会认为许文远在说骗话。这当然不是,而是他懂得买医药保险,买到只需要付8块钱。事实上,有些保险配套,可能连8块钱都不用付。但是,有很多不幸的人,就是不明白自己的医药户口的存款一直减少,而没有获得医药保险的照顾。许文远个人的私德很好,懂得照顾自己买了医药保险,也很可能为家人买了医药保险。

-如果55岁拿走公积金,很可能一下子就花光了。这当然是政府不相信人民,因为个人私德不好,就会到印尼的小岛,泰国等地,一下子把拿出来的公积金花光。政府如何确保人人私德都像许文远那样,会买保险,为将来计划。

-普通户口可以投资孩子的教育:现金不够,可以动用公积金,不过像买房子,股票一样,毕业后,出售后,将来要归还的,还要加上利息。这是你个人的私德,你投资你孩子的教育,将来希望他们能够回报。

那么,欧美的情形是怎么样的呢?保险金是根据个人的所得来缴交,低收入的雇员,交的数目就少,高收入就交多些。以一个简单的50%来做例子,月入2000元的人,交1000元保险金。月入10000元,就交了5000元保险金。收入越高,就交多。但是,在福利方面,却不是这么计算,为了保障个人(和家庭)的基本生活,低收入的人会获得多一些照顾,月入2000元,可能获得1000元的保障金,作为养老,或者作为失业金。而高收入的人同样会获得保障金,但是,却相对减少,可能只有2500元。

这种制度在行动党看来是要不得的。高收入的人在公积金制度下,是要拿走所有的公积金的钱的,放5000,就是要拿走5000. 1000的人,只能拿走1000。高收入的人是不需要考虑低收入的人如何维持最低的生活费用。低收入的人自己想办法,去收集纸箱,去卖纸巾,去行乞,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

因此,行动党的公积金制度,就是要鼓励私德,我们个人照顾好自己,我们努力工作,增加公积金存款,将来养老就依靠自己的钱,不用政府和社会照顾。我们要保持身体健康,锻炼身体,修身养性,注意个人的行为举止。如果,真的遇上不幸事件,那就要依靠亲朋戚友的照顾了。

欧洲国家在这方面,就比较注重公德的教育。高收入的人多交保险金,多交税务,看起来很不公平,尤其是妨碍资本主义的发展,阻止个人才华的发挥,但是在18世纪开始兴起的国家主义,却区别了公民和非公民的义务。而公民之间,更要有一股互助精神。提升和照顾落势国民,就是社会的公义。

公德和私德

梁启超在100多年前,提出他的【新民说】就谈到公德和私德的问题。中国传统的教育,强调个人的修养,修身,齐家,然后治国平天下。因此对于公德方面的教育,就比较忽视。

行动党执政以来,表面上就是一直强调儒家教育,还一直要保留东方的根。要成为东西方的交汇点。现在想一想,它的真正目的,就是要借儒家的大船,来鼓励行动党的私德教育,每个人管好自己,每个人只考虑自己的利益,这就很好办了。只要给予甜头,个人的利益,人人就会争取发财机会,不用管其他的人的死活,万一自己不幸,成了落势群体,就只好自认倒霉了。千万不要怪政府没有给你机会。

#1

因此,行动党的很多立法,政策,事实上,不单没有强调公德,而是加大力度,鼓励私德。有时候,让人搞不清的是,行动党的精英接受的是西方教育,不单没有接受西方那一套公德教育,反而大唱反调,一直强调东方的伦理和私德教育。或许,这是行动党的教育政策失败,越来越多的新加坡人,已经倾向西方教育,当然也开始诉求西方的公德价值。更大的可能是,行动党看不到时代的发展,不论东西方,强调是公德和私德并重的教育。但是,公德教育对民权,民主,自由,开放,透明有更大的要求,这是行动党很难接受的。就正如它的耶鲁国大博雅学院那样,不对外开放,只在院内搞公德,搞自由民主。

行动党的私德教育真的不少,这里举几个例子:

立法奉养父母:个人家庭的问题,自己家里解决。孩子要照顾父母,因此,国家社会没有义务负责这项私德的任务。政府立法父母可以告孩子,要求奉养费用。难道政府一点公德的义务都没有吗?

禁止进入赌场:由于有些新加坡人私德不够好,因此,我们立法禁止他们进入,要进入,就要给钱。家人还可以申请禁止亲人进入赌场。赌场的设立根本就是公德问题,既然无法解决公德问题,那就只好立法限制私德了。

外劳解决垃圾问题:垃圾问题,小贩中心的清理问题,还有公共场所的清洁问题,这些都是公德问题,行动党就只能通过立法来强制公民要有私德,不要丢垃圾,没有办法就只好依靠外劳帮忙处理垃圾问题。如果我们能够成功的鼓励公德,垃圾和其他社会问题的解决,很可能不是现在这样。

放弃公民,永久居民身份,可以一次过拿走所有公积金的钱这对个人来说,真的非常合算,不喜欢新加坡,一次过把所有的公积金存款拿走。挥挥手,没有留下任何遗憾。这是最好的资本主义安排,你付出多少公积金,就拿走多少公积金。这和欧洲的保险金不同,保险金拿不走,因为,它是一个公德,国民的共同利益。


行动党亡羊补牢

行动党看到了选票的压力,从2011大选过后,就一直在亡羊补牢。

民主社会主义:以前不提的民主社会主义,现在也搬出来。如果行动党也说自己向左倾斜,那么,新加坡的主要政党,很可能就没有右翼政党了。因此,即使行动党向左倾斜,它还是最右的一个,最讲钱,最没有公德的一个政党。

全民医药保险:如果欧巴马没有提出他的医药保险计划,行动党很可能还是像以前那样,模糊新加坡人对公积金医药储蓄和医药保险的概念。因为,搞公德的概念,是要花国家的钱,不利私德,不利个人最大利益的发展。就如美国共和党,反对欧巴马的医药保险计划。

建国一代福利:祭之丰不如养之薄也。为了选票,行动党也不得不做些公德。

行动党的亡羊补牢有效吗?行动党真的做出改变鼓励公德吗?搞了这么多年,才发现公积金制度的目的,就是鼓励私德,鼓励个人更加的自私,不信的话,为何要给自己发高工资,这不是私德,难道是公德行为吗?


#1
http://ms.chgsh.chc.edu.tw/~chi/chi_ebook/xms.htm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