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4 March 2014

爱心,快乐指数,行动党的饥饿论。


由于英国广播公司的一篇文章,新加坡人的爱心又浮出水面,让更多人了解到新加坡除了钱多外,爱心却没有跟上,远远落在钱的后面。行动党当然不会承认,治理新加坡50年,竟然没有把爱心给培养出来。而事实上,也真的有些快乐指数#1,说新加坡人是快乐的,而这些指数似乎是建立在行动党的饥饿论上的。

(http://thehearttruths.files.wordpress.com/2013/09/singapore-one-of-the-most-unhappiest-countries-in-the-world4.jpg)

但是,一般上,我们都认为新加坡人不快乐,快乐指数倒数最后。那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误差呢? 到底谁对谁错?这很可能和我们对饥饿的定义,有很大的差别,差别到最后,得出不同的结论。

英文里有一句饥饿的话,和容易让人了解什么是饥饿。
【饥饿令人生气。一个饥饿的人就是一个生气的人。】

因此,你饥饿,你生气,你不快乐,你当然表现不出爱心。要解释饥饿论,我们有必要用广义范围来解释饥饿,然后和行动党的饥饿论对比,就知道两者的差别,不同,结果当然也就不同。

不要把饥饿局限在肚子里。饥饿向外扩大,可以引申出很多意思来。这点行动党的饥饿论也是如此说的。

先看看普通老百姓怎么看饥饿的问题:

- 医药费高涨,吃不消,精神上饥饿。
- 组屋等候期太长,心理上饥饿。
- 公交地铁服务出问题,精神出现饥饿。
- 孩子课业赶不上,每所学校不一样,精神饥饿。
- 工作时间长,薪水低,没有加薪,心理不平衡。
- 人口压力大,精神压力大。
- 言论不自由,媒体被控制,国人要忍受这样的饥饿。

而行动党的饥饿论又是什么呢?行动党很喜欢说国人不够饥饿,外国人懂得争取机会,努力往上爬,公司老板也跟着附和,新加坡人不够努力,高薪也请不到人来工作。因此,饥饿问题在行动党看来,是国人的问题:

- 要提高生产力,才有加薪,因此,国人要饥饿一点,快快提升自己。
- 要得到好成绩,就要用功,大学不是开放给每个人的,因此,你们要补习,努力,饥饿的学习。
- 普通病房供应不够,因此,你们要饥饿的等待。
- 地铁拥挤,你们要有饥饿的忍耐,准备。
- 房价高,你们要努力工作,饥饿多一点,存多一点钱。
- 工作机会难创造,你们要珍惜,饥饿忍耐是应该的。
- 低薪工友,十多年没有加薪,谢谢你们的牺牲,感谢你们的饥饿。

一个饥饿,两种解释。行动党当然认为它的饥饿论是对的。甚至,还是真理。国人如果不具备饥饿的精神,就很容易被其他人跟上,赶上,到时,新加坡女孩很可能要出国做女佣,而新加坡男人也很可能要当苦力了。行动党领袖是这么警告国人的。

因此,行动党的饥饿论和国人的饥饿感是不一样的。行动党认为饥饿会创造经济发展,就业机会,人均所得增加,因此,它不需要考虑快乐的问题,爱心的问题,口袋里钱多多才是最重要。因此,在英国广播公司的文章里,就提出这个问题:

钱是衡量一切的标准:个人身份,尊严,快乐,价值。
"The problem here is that we measure everything in dollar bills - personal identity, self-respect, happiness, your sense of worth - it is all linked to how much money you have. But only the top few per cent earn serious cash - so everyone else feels worthless and apathetic." #2

但是,行动党饥饿论的结果是只有少数人口袋满满,多数人口袋空空。在这样的背景下,何来快乐,何来爱心?

当然,国人的饥饿论,饥饿感,钱不够用,一直面对广义定义的饥饿问题,也一样不快乐,不够爱心。

因此,不论是行动党的饥饿论,还是国人的饥饿论,大家都不快乐,不够爱心。所以,当有一位部长说,他老婆怀孕时,在地铁上也遇到类似的问题,也间接承认国人的爱心问题,快乐问题,饥饿问题。只是行动党不会承认这和它的饥饿论有关。

问题是,我们如何正视这个饥饿问题。行动党一味注重经济上的饥饿问题,而国人更加注重精神上的饥饿问题。

行动党提出七百万人口的时候,考虑的就是饥饿论的经济问题。而国人反对这个人口政策,跟有没有反对外国人无关,就像英国广播公司的记者,在搭地铁时,她所面对的国人是本地人,外地人不分的,对她的爱心,没有因为她是外国人而有所敌视。国人考虑的是精神上的饥饿问题。

新加坡的国民所得已经是世界上数一数二了。但是在精神上,在人文上,还是和先进国家有很大的距离。我们虽然引进耶鲁人文教育,但是,这还是根据行动党的饥饿论做基础,要引进人文教育来提高经济发展,而不是要真正提高人文水准,因为耶鲁-国大博雅学院是封闭教育,即使学院有什么成果,也是行动党得到好处,没有分享,尤其是不能学院外,提到政治。

饥饿问题不容易解决,经济上饥饿饿问题也不容易解决,但是难道精神上的饥饿问题就可以不理吗?在下次大选前,国人还有一些时间来考虑这个饥饿问题,它和快乐,爱心有没有关系?



#1
http://yourhealth.asiaone.com/content/singapore-happiest-nation-asia-un-study

#2
http://www.bbc.com/news/magazine-26546169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