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7 March 2014

从英国殖民地到行动党殖民地-生活费世界第一与你无关


走了50多年的自治独立之路,到头来才发现原来这片土地并不属于你的。怎么英国人留下的殖民地思维竟然这么成功的纳入行动党的治国方针,在新加坡这片小红点上,有些东西跟人民无关,事实上,除了生活费可以划分开来,照顾人民的责任,为国人提供教育,住房,交通,国民服役义务等等,都是可以一国两制的,与你无关。既然是‘与你无关’,行动党也就装做‘与它无关’,不需要付上任何责任。不付责任,当然就是把新加坡当成殖民地来管理了。

[尚达曼:经济学人调查别于普通民众消费方式] #1Expatriate living costs survey does not reflect locals' costs: Tharman #2

单单看这个标题,就够让人感觉到新加坡居住了两类人,一种是高消费者,一种是低消费者。而多数新加坡人,就是属于低消费者,管理新加坡超过50年,行动党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提高,提升国人的收入和生活水准吗?行动党是否要学习英国管理新加坡这块殖民地那样,故意制造两级的生活水准,两级的收入,两种不同的新加坡居民。一种打苦工,没有机会反身,一种像英国统治者,高高在上,过着极为写意优雅的生活。没有翻身机会的人,当然就要在新加坡养老,终老。而有机会者,则可以周游列国,就像这些寓居本地的expatriates一样,可以来去自如。

怪,人们评论新加坡是一间超星级的酒店。低消费者为高消费者服务。没有高消费者,你们甚至连工作都没有。

加坡真的没有机会吗?行动党是否真的没有制造机会给国人,那也未必,不过前提是政治思想要正确。新加坡不只是生活费排名第一,个人收入也名列前茅,因此,不管是薪金收入还是经商机会,还是有的。不然,部长,政联公司的老总,怎么吃得这么开,他们的收入,已经可以和居住在新加坡的expatriates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此,行动党的确是英国殖民地主的接班人。50年下来,新加坡的贫富悬殊,两级化的现象,越来越明显,不然,行动党怎么可能推出这么多的利好消息来安你的心:国会目前正在辩论的预算案,大家似乎只看到那80亿元的配套。

预算案辩论首日 朝野议员一致肯定建国一代配套包括工人党议员在内的25名发言议员,都认同这项配套的重要意义,并用“慷慨”“非凡”和“意义深远”等字眼加以形容。不少议员赞同相关配套的福利无须经过支付能力调查,让所有建国一代都能从中受惠。 #3

建国一代的生活真的有着落吗?国人的医药保健真的能一劳永逸吗?这是不是殖民地思维的一个权衡,变通的策略和方法呢?为什么在两级化日益严重的背景下才来高喊民主社会主义,才来扶持中下层人民?当然,选票是一个考虑因素,反正预算案的钱,又不是自己手中的钱,今年预算案多花80亿给建国一代,是不会影响部长的薪金,高官,政联公司老总的花红的。

那么,为什么不早一点做呢?难道早一点做,外国投资就会不来,经济成长就无法倍增,生产力就无法提高,创新力就无法提升。搞了50年,生产力创新力还是无法到达目标,但是,经济成长,投资并没有减少,为什么?因为,还是可以依靠进口外劳,输入人才来解决问题,这样一来,就变成殖民地思维了:英国殖民地当局输入劳工,同时也输入白人行政人员,两级化的经济政策,两级化的新加坡生活。

所以说,行动党就是延续英国殖民地当局的做法,输入两种人在新加坡生活,一种无法翻身,一种来去自如。当然,就像英国殖民地当局那样,他们也会培养一些中间人,跟班,作为联系人,在这两种人之间进行沟通工作,为了安抚这种辛苦的中间人工作,就需要给予奖励,因此,高薪,高花红,就出现了,因为,这些人无功也有劳。

这种殖民地的作业方式,一直被行动党连续使用,而且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以下的例子,新加坡会觉得很熟悉:

*为了维持政权,为了体现国会民主,就出现了官委议员。这和1959年,以及1965年的国会相比,显然是开了倒车。国会议员为何要官委?这点连英国殖民地当局在权力交接时都没有想到,他们一定认为,新加坡会和英国下议院国会一样,会有反对党议员,怎么会落到官委议员的地步。行动党认为,人既然都要出现两种新加坡人,国会当然也要出现两种议员,如果没有,就来一个创新:官委议员。明白事情的人,当然也清楚,由于选区划分,集选区的出现,行动党事实上,只是要确保一种议员,就是它的白衣人。想想一下,官委议员的出现像不像自治前的立法院,当时的殖民地总督不也委任立法议员吗?这个官委议员的构想,真的可以拿民主倒车奖。
【今日报今天报道,有几个官委议员,不想连任。看到这样的新闻,我们是否是要为他们脸红。】

*赌场是为外国人开的,新加坡人需要付费才能进入。不是说有些消费是有国内国外之分。但是,说到赌场,新加坡人却要高消费才能进入。殖民地政府的双重标准,怎么又落到新加坡人身上了。就像老外打工皇帝那样,我们欢迎外国赌客,外国赌客是有特权不需要交入场费的。财政部长不是说外国人和本地人消费是不同,国人不会像他们那样消费。赌场难道是个例外吗?因此,因为外国人的高消费,所以才造成世界第一的生活费用,但是,为何赌场却是双重标准,新加坡人却成了二等赌客。

*公积金的目的原本的目的就是养老。
As a compulsory savings scheme, CPF ensured that workers could support themselves with dignity in retirement. 】公积金局网站

为何搞了几十年,公积金缴交率增加了,户头越变越多,有普通,有医药,有特别,还有最低存款等等,但是,新加坡人却是钱不够用。住房问题,医药问题,养老问题,似乎没有一样能够获得美满的解决。是不是殖民地思维在作怪,行动党根本就是不想解决这些问题。公积金的钱,在行动党的殖民地思维里是越多越好。但是,如何帮助国人度过难关,这是国人的问题。现在拨出80亿,行动党已经认为是很好的福利了。因为它根本没有想到利用公积金的钱后是要回报人民的。它的思维就像殖民地当局,只有向你拿钱,不用讲回报的。

改造工作,改造企业,改造文化 - 改造殖民地思维

财政部长在国会指出,我国的生产力和先进国家比较差距有缩小。但到最终,生产力的提高还是要依靠改造工作,改造企业,改造文化才能做到。但是,这些改造,如果只是建立在行动党殖民地思维的背景下,是不可能做到改造的目的。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的提高生产力,但是为何一直无法跟上。难道不是殖民地思维在作怪吗?

改造工作,改造企业,改造文化,一个比一个难。工作在自然淘汰下,新工作会出来,旧的不再来。不管生产力有多高。企业如果无法生存,也将退出市场,亏本生意是无法经营下去的。

但是,你想改造文化,改造行动党的殖民地文化,这可是难上加难,这个难度,很可能只有换一个政府才能做到。因为这个殖民地思维的治国文化,已经根深蒂固,不单如此,我们的困境是好像没有行动党这个殖民地主人,就寸步难行,而愿意换掉行动党的人,还是不够多。
行动党的殖民地思维就是要创造这样的困境,这样一来,它就能够继续治理新加坡下去。

幸好,行动党里还有部长看到需要改造文化,不知总理看到想到了没有?但是,这些少数领袖,能够改变行动党的殖民地思维吗?

新加坡人如果要摆脱行动党创造出来的殖民地困境,就必须仔细的想一想,为何公积金局的钱越多,生活就越没有办法。为何一个国家要出现两种消费者?而为什么新加坡人一定要做那个低消费者?我们是否还是停留在殖民地文化中,根本没有独立过,没有做过国家真正的主人。新加坡的殖民地文化还在,英国人走了,行动党来了,我们的命运只是从英国政府,转到行动党政府手中,殖民地思维还在。

现在这种局面和困境,是人民的如梦清醒,还是行动党的好梦继续?
【英国智库:新加坡人生活水平 不会像以往迅速提升】#4

我们在过去高提升的时期,已经变成低消费者,如果像英国智库推断的那样,低消费者不是要更进一步的变成更低的消费者。改造文化,改变殖民地思维,已经是一件不可等待的事了。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1

#2
http://www.singapolitics.sg/news/expatriate-living-costs-survey-do-not-reflect-locals-costs-tharman

#3
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report/singapore/budget2014/news/story20140304-316486

#4
http://news.omy.sg/News/Local-News/Ying-Guo-Zhi-Ku-Xin-Jia-Po-Ren-Sheng-Huo-Shui-Ping-Bu-Hui-Xiang-Yi-Wang-Xun-Su-Ti-Sheng-246174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