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0 February 2014

交接不清真严重 推理结果更可怕


总审计署已经被委任审计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账目,为何只是单单审计2012/2013, 而不是之前行动党管理时的账目呢?难道,如果审计以前的账目,就可能出现王鼎昌做总统时,要求看国家储备那样,需要52个人年来调查吗?



行动党账目交接不清真的是一件很严重的事。就像会计师学会会长所说的一样,审计报告出现这么多disclaimers, 真的是严重。会长很可能是一个短视的人,他只看到disclaimers,而没有看到背后的原因。如果一笔账,只看眼前的问题,而不追究背后原因,这间公司一定有问题。或许,会长和他的Big ThreeBig Four就是这样做审计工作。



市镇会交接不清是很严重,但是,如果和国家机构,公积金,外汇储备相比,那可是小巫见大巫了,因此,推理的结果将会让人心惊胆跳,害怕,真相出现后将是恐怖的一幕。



推理是要有根据的,让我们从做账开始。



(让我们先听一首乐曲,清醒一下思路)




Closing balances and Opening balances


除非是一间新公司,不然开始的账目一定不是零头。因此,


Closing balances 上期余额
Opening balances 本期余额



如果你在月底收到银行的余额账目,看到上期和本期不一样,你就会向银行询问,银行就有责任向你解释。如果你是小股东,发现两个余额不一样,你也一样可以提问。不然,你可以受到欺骗报警。在独立审计师给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报告中,列在第一位的就是Opening balances不对路#1。因此,工人党在接手时,就要求提供Opening balances的资料,以便可以继续在“Closing balances 上期余额 = Opening balances 本期余额”的情形下,继续做账。


Accounting and Auditing


如果“Closing balances 上期余额不等于Opening balances 本期余额”怎么办,就只能假设这个数目是对,继续做账下去。在报纸上,我们有时可以看到,一些收购项目不成功,就是因为这两个余额不一样,大家对余额的看法不一样。买的一方害怕吃亏,余额如果不是真的实际的余额,买的人就要吃大亏了。



但是,这是市镇管理,一天都不能停止,人民选了你工人党,就是吃亏也要做下去。因为,选举的当天,选举官已经宣布你是中选人,你就是负责管理市镇的人。因此,作为老百姓,我们只看到行动党和工人党的交接,报纸新闻怎么报道,我们就信以为真。除了市镇管理的交接外,财务的交接更为重要和严重。工人党在交接的过程中,所吃的亏和苦,外人是很难理解的。



上期余额和本期余额不相等,会出现什么问题?这可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这表示公司的薪金开支,营运收入,营运开支,折旧,等等都很可能出现不对等的问题。如果这些账目余额出现不对等,就可以严重到抵触法律,在税务,公积金缴交方面出现不对等的呈报。当然,如果是上市公司,也会影响到它的股价,红利分配等。



因此,“Closing balances 上期余额 = Opening balances 本期余额”的问题,是非常严重的。搞不好是要有官非的。



回到会计和审计的问题上,一般上小公司自己做账,有限公司就要有独立公共的审计师来审计。大公司自己做账外,还有本身的内部审计师,然后才交给外部独立审计师来审计。即使非盈利机构,也有内部的查账来处理。或许,大家可以参考一下城市教会的官司,进一步了解会计和审计的工作范围。


Back dating and adjustments


公司本身的会计把账交给审计前,自己一般也会先检查一下,什么地方漏了什么,什么地方多报了,就会自我调整。审计师在审计的过程中,也会给予意见,建议,如何做调整,哪些地方需要修改,哪些地方需要补票,哪些地方不要报这么多,或者这么少。总之,整盘账在交给当局前,会有Back dating 事后孔明修改的机会。



在这一方面,也没有存在犯不犯法的问题。政府在发表数据时,经济数据,贸易数据,还是金融数据,有时也会在事后做出修正,修改。就像下面这条新闻一样:数据错误影响贸易数字倾向。
Data errors skewed trade figures#2
经过调整,修改后,这么一来,这盘账,就会合符法律法令的规定,你只要上网到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常年报告上,就可以看到,Established under the Town Council Act. 因此,公司有公司法,市镇会有市镇会的法令。做账审计就是要根据这些法令来进行。如果,没有根据法令走,审计师为了自己的专业,为了维护法令的精神,就要提出Disclaimers 表示本身对账目不对等,不合理的地方有意见。这就是为何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出现13Disclaimers#1 的原因了。



解释了做账的过程和法令规定后,我们来进行三个严重可怕的推论:



One 行动党没有预料败选,来不及做Back dating

阿裕尼集选区在选前,大家都认为行动党的胜算比较大,最多只是一场五五波。但是,一旦败选,市镇管理落入工人党,很多事后孔明的事情,都不好正面的做。市镇管理人员更是人心惟危,一下子没有了行动党“精神领袖”,账目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调整。



因此,就出现了不对等的 Closing balances 上期余额 = Opening balances 本期余额”。如果,像一般公司或者社团,可以有三个月,六个月,甚至还可以要求延长呈报,这个事后孔明的情形就容易办的多了。

可惜,这是政治,当天落选,当天你就失去管理市镇的权力。人民的力量就是要你马上交出政权,管理权。情理上可以通融延迟交出管理,法律上你已经没有这个权力了。阿裕尼选民已经否决行动党的市镇管理权。



Two 市镇账目交接不清,国家机构,储备不是更不清楚吗?

王鼎昌前总统在几十年前,就有这个担心,因此,他要求总审计长让他知道外汇储备到底有多少?贵为总统的他,没有获得答案,当然,一般老百姓更加不可能知道。当时,总审计长所给的答案是这需要大约52人年#352个人年才能算清楚外汇储备?是不是有很多事后孔明要做?



公积金局,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的账目,他们所呈报的数据,网上都一直有讨论。对于行动党来说,这些讨论都不成立,总审计署会很公开透明的执行他们的任务。但是,作为政府内部的审计师,他们会不会也建议,提议政府对一些数据提出修改,做些事后孔明的事情呢?



国家的储备,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公积金局等,现在当然不可能出现不对等的“Closing balances 上期余额 = Opening balances 本期余额”的问题,因为这些会计和审计的工作,都是行动党政府一手包了,别人插不上手。即使有,也可以很容易的事后孔明一番。



Three 依靠人民力量 看清账目



如果要插上手,唯一的方法就是依靠人民的力量。就像阿裕尼后港市镇管理一样,要来一个措手不及,当天落选当天就失去政权,要想做事后孔明也来不及了。2011总统选举,对行动党来说,真的是吓出冷汗,只差一步就来不及事后孔明了。



下一次大选,会不会出现上期和下期余额不对等的现象呢?当然很有可能, 尤其是哪些一直认为会连选连任的集选区,信心越高就没有想到事后孔明的准备。而选民的力量,已经能够感觉到多失去几个集选区的可能性。但是,这还是不够。无法让人民看到国家储备,公积金的真相。或许,真相一打开,全国人民都被这恐怖一幕,吓晕了。



行动党已经没有道德勇气公开化透明化审计国家和外汇储备,而如果人民想要看清楚还有多少公积金,多少储备,淡马锡和政府投资公司赚多少亏多少,就要自我觉醒的以选票的力量给行动党一个措手不及,让它来不及事后孔明。



像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只是审计一个2012/2013年度的账目,就以面概全,就容易达到错觉人民,误导人民的目的。这就像看病,只看现状,不考虑生理,病理,生活习惯,衣食住行一样。



王鼎昌以道德勇气提出要看储备账目,但是,他毕竟是一个人,一个人的道德勇气哪里抵得住行动党的强权。因此,唯有人民通过选票的力量才能让国家储备的真相见光。阿裕尼后港市镇会账目,只是一个开始,好戏还在后头呢!



(让我们冷静一下,听听小提琴的“月亮代表我的心”,汇集力量)



#1
http://www.ahpetc.sg/wp-content/uploads/2014/02/Annual-Report-2012-2013.pdf

#2
http://mypaper.sg/business/data-errors-skewed-trade-figures-20140120


#3

http://en.wikipedia.org/wiki/Powers_of_the_President_of_Singapore#Differences_between_Government_and_first_directly_elected_President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