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2 November 2013

技穷才尽–行动党渴望对手犯错

行动党最近频频向工人党喊话,要工人党表明立场,不要躲躲藏藏,捞取政治资本。行动党渴望对手犯错,希望工人党在表明立场出现错误,那么行动党就可以得分,赢回一些政治资本。

行动党要求工人党清楚表明什么立场呢? 
【英兰妮:头巾事件的讨论须考虑我国种族融合】#1
 【哈里古玛批评工人党 争议性课题立场模糊】#2

行动党真的到了技穷才尽的地步,自己不图上进,反而希望从对手表明立场时,如果立论不足,论据不够,就可以捞回政治资本。行动党为何沦落到这个地步。没有了过去的政治优势,没有了(集选区)政治保护网,行动党竟然不懂得如何为国人提供更高素质的生活,反而希望对手犯错,继续执政。

这样的行动党会有前途吗?这样的新加坡前途何在?

这里举两个简单的商业例子来说明:

苹果,三星希望对手犯错吗?

苹果,三星当然希望对手犯错,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们对自己有要求,他们要求自己的产品做得更好,更加吸引顾客,更多的人以拥有苹果三星为荣。(行动党应该想一想,新加坡人是否会以它为荣?)

而诺基亚,黑莓呢!在产品设计,多样化都不如对手。他们希望对手的新产品,新设计不受市场欢迎,本身反应迟钝,因此,一输再输,输到把自己都卖给别人。
(行动党一输再输,是否也会把新加坡卖给别人?)

因此,行动党还活在智能手机未上市前的日子。他们希望对手犯错,像诺基亚,黑莓那样,依靠老本来过活。诺基亚,黑莓没有行动党这么好命,他们要在竞争激烈的商场打拼,他们没有像行动党那样有各种的保护网。因此,虽然对手有时也会犯错,但是,总的来说,依靠别人犯错来取分的思维,是要不得的。

这种思维,只能加速自己的灭亡。行动党还活在过去,像过去那样,希望对手犯错,即使错的是一点点的技术错误,例如上街示威,多人集合在一起,都把这些动作放大,好像这些行为,就是误国误民。

时代已经改变了,即使行动党呼吁全民反对黑客,呼吁大家一起反对黑客。但是,了解黑客的行为,了解黑客的目的,和他们要表现的不满,这样一来,未必全民会同意行动党的所作所为。因此,黑客犯错,并不表示人们会全力支持行动党的呼吁,全民反黑客。

所以,全民反对黑客,只不过是行动党的一厢情愿,黑客犯错,并不表示行动党就可以捞到政治资本。反而,人们会反问为何黑客要这么做,目的何在?想通了,行动党的政治资本反而会下降。

邵氏电影,必属佳作?

60,70年代华人电影的帝国,非邵氏电影不可。为何在后来,就连独立制片,独立电影公司都能打倒邵氏,问题出在哪里?这些独立制作,就连菲林,电影的映像,音响效果都不如邵氏,但是还是一样卖座。

为什么? 为何邵氏电影这样的帝国,会斗不过独立制片公司?为什么有着这样多的院线,在香港东南亚有这样多的地皮,现在连一个产业大亨的地位都没有?

是不是希望别人犯错,自己坐在哪里等收成?就是最好的政策?行动党应该尽快的找到为新加坡人追求最大利益,更高素质生活的方法,不然,它的命运将会和诺基亚,黑莓,邵氏电影帝国一样。

即使别人犯错,利益未必归行动党。

后港补选就是一个例子。但是,行动党自己犯错,选民可就不是这么想。选民看到行动党犯错,不但不同情,反而要求更高,结果就出现榜鹅东的结局。

行动党也知道自己不可以再犯错了。一再的犯错就会失去更多的政治资本。人口政策已经失去一些政治资本,但是全国对话却捞不回失去的政治资本。因此,行动党现在的希望就是看到对手犯错。

政策之一就是要工人党清楚表明立场,不要模模糊糊,希望在工人党表明立场后,可以找到错误,加以反击,捞回一些政治资本。

这种一厢情愿的做法,这种不求上进的思维,真的是要不得。它不单不能提高行动党的作战能力,反而加速行动党的灭亡。

为何人才济济的行动党,会看不到历史的教训?难怪人们都说行动党的将军是纸将军,只会纸上谈兵。面对竞争,就只会希望对手犯错,而不会考虑把国家治理的更好,做出更大的成绩来。

工人党市镇会追收居民的欠款不理想,是政治犯错,还是政治加分,行动党心里应该有数。选民也会理解,到底是谁比较体谅人民的疾苦?

新加坡的前途不是建立在行动党犯错,工人党犯错上的。行动党应该想想如何做得更好,而不是好而已。诺基亚,黑莓和邵氏的电影都好,但是,别人做得比你更好,结果就很明显了。

#1

#2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