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 November 2013

慧眼看新加坡 唤醒公民意识

【有关年轻博客韩慧慧与私教理事会的纠纷,现在很可能进入司法程序,慧慧准备把事情交由法庭来判断,私教理事会作为一个法定机构是否可以向公民提出诉讼。如论如何,这对唤醒新加坡人的公民意识有帮忙,正如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所渴望的那样-新加坡能设立一个申诉专员。】

公民意识不强,人民申诉无门,1959年自治以来,行动党政府从来就没有把公民意识,公民申诉放在心里。行动党心里,眼里,手里就只有资本主义的金科玉律,一切对经济发展有利的事情,大开绿灯,公民的基本权利,公平的申诉管道有没有,这不是行动党关心的。

因此,就连许通美这样接近行动党政府的人,也希望政府能够设立申诉专员,而更把这个申诉专员的设立,看成他的“未完成的梦”("unfulfilled dreams")。

许通美为什么会这么想,难道这个梦真的这么难完成吗?今年76岁的许教授,熟悉法律,也了解政府的运作,当然也包括司法程序,为何申诉专员的设立会如此的艰难,当你想一想韩慧慧这个年轻女孩的遭遇,你就会明白这真的很艰难,这真的是‘官字两个口,有理说不清’。

雅虎新加坡在许通美发布新书的报道中有这么一段报道:

【许通美说:“申诉专员是一个重大的发展。我认为我们有一个良好的公共服务,很少贪污,但是,即使一个伟大良好的公共服务,有时也会发生错误。你知道在现阶段,司法检讨还无法涉入(调查)这些错误。

雅虎在报道中也说明了申诉专员的功能。申诉专员是一个独立的(机构)。它代表了公众的利益,来调查政府部门(也应该包括法定机构)一些令人怀疑的,不公平的办事行为。】#1

一党独大容不下申诉专员 也容不下言论自由

许通美的“梦想“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新加坡有申诉专员,那么,慧慧和私教会的纠纷,根本就不需要搬上法庭,浪费人力物力,想一想慧慧这个21岁的女孩,还是个学生,怎么有能力负责一笔很大的法庭,法律费用呢?

写到这里,新加坡的公民意识是不是太。。。我们为何还需要一个还未工作,入世未深的女孩,唤醒我们的公民意识,因此,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应该给慧慧一个“赞“字。

如果你上维基看看,世界上,已经有80个国家#2设立了申诉专员,不用说,新加坡榜上无名。这些国家中,有发达国家,也有比新加坡落后很多的国家。因此,申诉专员不是有钱国家专有的。也不是一直要假借认为自己没钱的新加坡,一直假借坚持在一些方面自认落后的新加坡,可以作为借口来不跟上的原因。

因此,我们只能说行动党一党独大,容不下一个申诉专员。当然,慧慧的案件也涉及到言论自由的问题。

法定机构有没有权力告人

事实上,私教理事会的例子,反而是倒过来。私教会竟然动用新加坡最大的律师楼发律师信给慧慧,说她诽谤私教会的名誉。10月初,这件事原本已经结案。但是,私教会认为是慧慧先主动议和,而不是私教会主动议和。因此,才出现峰回路转。

(从一个角度看,私教会的管理层,似乎不会做人,当然,也不会做事。不懂得以和为贵。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但是,现在的争论点是,慧慧要法庭诠释,法定机构是否可以利用公款(公家单位利用人民的钱)来把公民告上法庭。(进一步的细节,可以向下面链接获得)

新加坡有很多东西是反过来做的。法定机构不单不受申诉专员的监视,还可以动用公款,请最好的律师来告一个普通老百姓。难怪,许通美一直无法完成他的梦想。一直有这个未完成的心愿。对于这位这么熟悉政府运作的人,他是不是看到一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一些我们想都想不到的东西???

在一党独大下,事实上,人民已经养成一种害怕政府的心态,只有政府告你,哪里轮到你告政府。因此,慧慧这个举动,无疑的是唤醒了新加坡的公民意识。
原来,政府,法定机构也一样可以被人告。但是,正因为如此,个人财力物力有限的慧慧才需要筹款#3,才需要我们支持。

许通美提出的申诉专员,韩慧慧的司法诠释,不是都在说明,我们的国家缺少了什么,缺少了公民意识,缺少正义,公义。我们在行动党的恐吓下成长,我们在行动党自认政府最优秀的背景下工作生活,似乎忘记了我们应该拥有的权利。

不要忘记,我们还有最后最大的一个权利,我们有投票权。因此,当我们的公民意识开始抬头,正义获得伸张时,我们也要知道如何善用手中的选票,来向行动党说不。



#1
"It'll be great to have an ombudsman," he said. "I think we have a great public service, very little corruption, but even a great public service sometimes makes mistakes, you know, and at the moment such mistakes are beyond judicial review."

An ombudsman, essentially, is an independent person who represents the interests of the public by investigating complaints of unfairness in instances where a government body's decision could be questioned. 

#2

#3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