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3 December 2018

睡眠不足,精神紧张,新加坡当下的严峻挑战。

睡眠不足,精神紧张,新加坡当下的严峻挑战。

同一份报纸,TNP同一天出现三则精神问题的新闻。睡眠不足,精神紧张,与其说是国人的问题,更加应该说是PAP当下的严峻挑战。

    PAP的所谓接班人问题,真的让很多人,不论是支持还是反对人民行动党的人,都睡眠不足。在这个有机又有危的时间点上,第四代领导的素质问题;不孝子是否愿意交出政权;反对党的对策;政治上的机会主义者;还有PAP一直担心的外国势力等等变化,都是影响新加坡未来的走向。庆祝莱佛士登陆200年的喜庆,无法让人安睡,如何利用这个机会为PAP争取政治资本,也会让行动党支持者睡眠不足。

    风雨中的宁静,才叫人精神紧张。表面上,PAP第三代领导中,已经有一些人退下,接班人也已经出炉。似乎,没有什么需要这么紧张。在报道中,精神强迫症是三大精神病之一。PAP是否也患上这种强迫症?

強迫症(英语: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縮寫:OCD)又譯強迫性疾患、強迫性障礙、強迫性病症[7]、强迫性神经症,亦譯沉溺,是一種精神上的失調,屬於焦慮症的一種。
罹患強迫症的人會陷入一種無意義、且令人沮喪的重複的想法與行為當中,但是一直想却無法擺脫它。強迫症的表現可以自輕微到嚴重,但是假使症狀嚴重而不治療,可能摧毀一個人的工作能力,或在學校的表現,甚至連在家中的日常生活都有問題。最常見到的是重複而過度的清潔與檢查行為,有時患者已經害怕重複行為的執行,為了逃避進而引發對於特定髒污產生強烈的排斥心理,例如遇到手上有油汙會在大腦迴路上產生清潔的慾望,正常的大腦會在執行完後清除神經迴路的活性達到降低慾望進而結束動作,但是患者在清潔後卻得不到該有的神經回饋進而讓慾望控制身體。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C%BA%E8%BF%AB%E7%97%87

    对付假新闻;社交媒体网站负责人出事;新马纠纷;是不是过度的太爱清洁?在第四代领导接棒前,强迫性的清除眼中的垃圾,反对的声音,团结一致;结果造成精神上的失調,精神焦慮、紧张

    PAP当下的严峻挑战,看来已经不是PAP本身能够解决。有病就要看医生,但是,PAP不只是觉得自己没有生病,反而很强壮,如:第四代领导比以前的领导还要有能力。PAP不会生病的神话,即将结束,但是,国人有没有发现?

    高达44%的人睡眠不足,高达14%人有精神问题,这个趋势将会继续恶化下去。问题出在哪里?PAP没有病,国人病了?贫富悬殊,教育问题,养老问题,医药问题,低薪问题,或许领着高薪的PAP们,没有病,也不害怕病,但是,大多数国人怎么办?

    在全国人民病倒前,我们有必要想一想,如果PAP病了,病倒了,病到不行,我们是否应该考虑换人做做。只要新加坡在,我们还有希望。如果和生病的PAP同在,那么大家就只好同病相怜。

    PAP把问题放大到全国,整个新加坡,似乎PAP的生死绑着新加坡,没有PAP,新加坡就没有将来?如果这样,我们将会和PAP一样病下去。新加坡人已经给PAP60年,人生有几个60年?我们已经没有亏欠PAP了,就如韩国瑜在高雄说的,台湾人民没有亏欠民进党了,改变又老又穷的命运,就只有变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