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5 January 2015

新加坡变天后,将出现“汉承秦制”。


变天后的新加坡,您怕吗?行动党当然希望您害怕,并且希望您因为害怕而再次投选闪电。这是总理在接受华文报专访时,希望带出的信息。他说:“在新加坡,大家以为不会变天,放心,自由投票,我看这是一个很危险的考虑。”

为什么危险?行动党失去政权,新加坡就很危险。这是总理的一厢情愿,当民情不在行动党这边时,再危险,选民也要改变,不是恐吓,不是暂时利诱,就能挽回失去的民心。

事实上,我们应该乐观的看待变天。变天后的新加坡,将是一个迷你版的“ 汉承秦制”。政治上改变了,朝代换了。制度却留下,并且发扬光大。中国历史上,除了“汉承秦制”外,还有隋唐和明清,在政治上改朝换代,制度却加以完善,成熟。

变天后的新加坡,在制度上,尤其是短期内,不可能出现大变化。但是,在政治上却会更加人性化,人文化。行动党在制度看不到的盲点,已经出现,变天后,将会出现的更加频繁,新的国家领导者将会对此加以改善,带入公平,开放,透明等的新元素。

新加坡在1819年成为英国殖民地后,英国人就开始引进英国的文官制度,法律制度,这些国家机器,一直不断的改善。由于殖民地的身份,人权,平等,自由,开放,透明等,不是英国人在新加坡的重点。他们把这里当成殖民地,摇钱树,只看经济,在必要的时候,还创立英国没有的内安法,限制人身自由。当然,行动党接手后,变本加厉,连媒体,教育也加以控制,整个新加坡社会,经济,政治都受到行动党无形之手的牢牢控制,一直到今天。

制度不变指的是国家机器不变,公务员,经济,法律,外交等制度不变。就像汉朝把秦朝的制度(如郡县,公卿),唐朝把隋朝的制度(如科举,三省六部)延续下去,不做根本性改变。但是政治的内容却改变了。汉朝把政治改成法家和儒家并重,内儒外法。把暴政改为比较具有人性,刑法,处罚,劳役等都加以改善,尤其是汉初的无为之治。而唐朝,却加深了监督,所以出现魏征这样的人物。

历史学家评论秦国时,往往喜欢用‘不仁却有功’。秦始皇的暴政,的确是不仁,但是,统一中国,设立新的统一制度和多项大工程等,却为中国未来的发展带来有利条件。隋炀帝也是如此,暴政而不仁,但是大运河工程,却是有利中国的长期发展。

那么,行动党是不是也是‘不仁有功’呢?似乎是如此。行动党的不仁,已经到了老少都恨之的地步。老的医药,住房,生活有问题,无处解决。少的,看不到光明前途,女的甚至还被恐吓,有一天可能要到国外当女佣。

总理在访问中提到,他10年来的成绩在教育,遗憾是基础建设不够快。这正反映了他的‘不仁’思维。我们大家都知道秦始皇的‘焚书坑儒’,这被当成秦始皇的暴政之一。焚书坑儒当然和教育有关,那么和总理有什么关系?焚书坑儒就是限制人民的思维,限制人民的学习自由,限制人民的选择。过去的50,60年,在行动党的一党专政下,媒体管制下,教育分流控制下,这就和教育有关了。不用说,如果总理把他的成绩定在教育,那就是不仁的教育,这就是我们国家的创意出现问题的所在。

那他的遗憾,是不是也是暴政不仁呢?他说,希望基础建设更加快,在交通,住房方面赶上国人的要求。他似乎忘了,这和他的急功近利有关。急速的经济增长,急速的人口增加,急速的贫富失调,难道和他的基建遗憾无关吗?这是先后次序的问题,为了达到急功近利,行动党并没有把国人的利益放在最先,而是对有钱的国人把他们的利益放在中间,对没有钱的人,把它放在最后。这当然引起民怨。但是,他却把它说成遗憾,做得还不够快。如果,正如他所说的遗憾,建屋不够快,交通基建不够快,这会是什么结果。您想一想,如果正如他说的还要加快,那么,新加坡的贫富差距,将会距离更加的大,大到人民会提早起义。

因此,不论教育成绩,还是基建遗憾,最后的评论就是暴政不仁。亏他,亏行动党还说,自己是儒家治国。这个骗局如果继续下去,变天就会提早到来。这个骗局的结果,就是变天。

1 comment:

  1. 陈桥兵变,兵不血刃,市不易肆,就改朝换代成功!旧的官员有了更好的新的主人!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