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7 October 2014

‘15年太久,只争朝夕。’ 与行动党的经济困境。


人民行动党很可能15年后,失去新加坡政治的主导权。这似乎有点遥远,又似乎很近。和毛泽东的‘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相比,又似乎更加接近事实。何光平大胆的预测,的确令行动党支持者不安,但是从新加坡的经济困境看来,却是十分可能,甚至会提早发生。

把时间点定在15年,就是让新加坡选民误认时机还未成熟,可以慢慢的等,不要着急,不要‘只争朝夕’,反正时间未到,为何白费力气,瞎干一番呢!如果我们认为,也同意何光平的说法,支持两党或者多党制的朋友,现在,真的是‘只争朝夕’的时候了。

但是,为什么这和经济困境有关呢?

一个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是,新加坡已经是国际上,人均收入最前面的几个国家。在这样一个高水平的收入上,要想继续增长,取得和以前一样的高增长是不可能的。甚至,在边际增长上取得持续增长,也是一件困难的事。因此,有人说,行动党自己把自己推入一个困境,高处不胜寒,做一个孤独的胜利者。

欧美国家和日本,一直且长期处在低增长,甚至复苏无门的困境。而新加坡也只希望在3%年经济增长率上下浮动。行动党一直以务实来治国,也告诫国人要务实生活,务实的提出要求。而3%确实一个困境,这表示以‘经济治国’起家的行动党,不能再用以前的旧方法来治国。而新方法还没有出现,西方国家再也不可能提供新加坡有利的指导方针。因为,他们也面对如何提高增长率的问题。苦苦思索几十年,好像日本,一直做了两次沉默十年,欧洲也很可能或者已经步入沉默阶段。

【事实上,3%年增长率对发达国家来说,真的是一个良好的数字。但是,对于一个惯于高增长的行动党,如何调理心理,面对人民的诉求,这才是一个困境。】

在求师无门的背景下,行动党如何摆脱困境?它不可能像香港特首梁振英那样,不顾低下收入选民的情绪,只考虑经济发展,甚至否决低下选民的投票权。2011年大选后,行动党事实上,已经说自己是走民主社会主义的路线,在经济管理上,也做出一些让步, 如公积金的使用和医药保险。

无论如何,行动党的最大本事,还是在一个国内没有竞争的环境下,利用高压手段才能取得成绩。同时要求一部分人民做出牺牲,例如,10多年低收入工友没有获得实际的加薪,或者只有生产力提高,才能获得加薪。这套叫一部分人先牺牲的做法,在高经济增长的时代,也做不到照顾下层人民。在低增长的未来年代,将会是难上加难。而要行动党跳出旧的经济管理思维,在政治上,尤其是自认以儒家治国为方针的保守,亲亲我我的做法,更是一个无法自拔的困境。

为何较高的经济增长不能如愿以偿?甚至连3%都做不到。

我们是以服务他人为荣,别人高兴,到新加坡来做生意,我们就有小费收。因为,生意量很大,小费的收入也不小。但是,做惯服务为荣的人,你想要他创业,要他发挥企业精神,他会反问发挥服务精神有什么不好?创什么业?

因此,十多年前,我们成立管理大学,就是要培养服务型的管理人才。现在,我们添了一所科技设计大学,也同样的要培养服务型的设计科技人才。而国大的博雅学院,也是为了培养多面性的服务性人文分析顾问,咨询人才。当然,有国人批评,我们还为别人培养顶尖的服务型人才呢!

香港特首虽然瞧不起贫穷人士,但是,在一定程度上,社会上的上层人才,领袖,的确是要起带头作用。因此,特首认为如果只是照顾民粹,认一百多万香港低收入选民先选特首候选人,将会妨碍香港经济的发展。新加坡过去的情形不正是如此吗?在一党独大下,行动党根本没有考虑低收入人民的意愿。同时,行动党也特别强调和反对民粹治国。

新加坡的大学如果只是培养服务型人才,以服务为荣,靠小费发达,而上层人才,领袖,没有献身精神,没有创业精神,那我们很可能连3%增长率也做不到。3%也将成为可遇而不可求的现实。而做不到3%,我们就会怪别人小费给得不多,自己奴性不够,当然,自己又不会找自己的出路。如果留意的话,这个现象已经发生了。行动党不是说了吗?自己要找出路,什么工作都可以做,工作不分高下,工教局毕业生同样有出路。

为什么创意创业这么难?为什么何光平认为:禁止公映《星国恋》,错失教育下一代良机。

因为创意创业要有反向思维,如果只有行动党一个版本,整天搞集体思维,像过去那样,新加坡的前途将何去何从?我们的大学,企业和社会领袖,是否将继续和以前一样,在功利主义下,发挥服务精神?而不知道世界已经变到不知哪里去了,但是,我们还一直守着守护者所谓的儒家?的大旗。在自我保护的经济坏境里,玩自己的服务型工作。但是,世界已经变了,有时变得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明天是什么?

大数据时代或许是一个商机,但是,这些都是政联公司的工作,而不是创业创意,企业发展的机会。大数据讲的是开发,讯息自由流通,行动党连媒体,书本,记录电影,都要管制,如何突破行动党的集体思维?

在可预见的将来,非政府组织,非盈利机构和社会企业在国民所得的比例将会增加。在美国目前这个比例已经到达2-3%。这或许能够解决资本主义的贫富问题,同时又协助增加经济活动力。但是,在新加坡,这些活动都是行动党主导,别人一点机会也没有。因为,这些社会活动,多多少少都有改造社会,伸张正义,公平自由的诉求。未来15年,新加坡如何满足这股社会力量,找到一个没有集体思维的平衡点?这不是爱狗爱猫就能解决问题,而是要爱人,关爱人民。

我们的硬体选项已经越来越少了。赌场可以一开再开吗?机场,港口可以一直扩大下去吗?体育场可以再开多几个吗?购物商场可以不停的继续开下去吗?

就拿房地产的困境来说,目前是上也不好,下也不好。上了得罪低下层,买不起房子的人。下了把投资者吓跑。所以,明年建屋局说达标了,不再像几年前建那么多房子。行动党真的能够做到一个房地产的平衡点吗?

外劳也是一个困境。不发准证,企业受到影响,发了准证,社会问题就来。在不考虑民粹的时代,这不是问题。现在为了大选,不得不要重新找一个平衡点?

外汇也是一个困境。汇率高是为对付通货膨胀。但是,汇率高也表示这里物价房价很高。人民受不了。还有,国外的 回报,汇回来新加坡也相对减少。

健保双全计划的推出,建国一代卡的推出,是否能为行动党找到新的平衡点?还是继续陷入困境中,不能自拔。

这些困境是否能用50年不变的方法来解决?而这些困境刚好都是建立在高经济发展上的。经济好的时候解决不了,现在面临困境,能够这么容易脱离困境吗?15年的时间能够做到,找到平衡点吗?选民可以等待多一个15年吗?还是15年未到,就让行动党失去政治主导权。行动党真的并且希望何光平的预测是对的,最起码,它有15年的时间,而不是少过15年的时间。当然,支持两党和多党制的朋友,更是要加把劲,15年太久,只争朝夕。

单单经济困境已经无法搞掂,还有社会民生,甚至民粹,民主,自由,教育等等问题,15年对行动党来说真的不够用。事实证明,50年来,行动党已经使到经济陷入困境,再多15年,行动党又能够变出什么花样呢!

加油!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