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5 March 2018

负面治国之枪杀示威者和假新闻死罪


这几个星期,人民行动党政府犹如一只惊弓之鸟,害怕现行法律不够严厉,无法应付紧急局面。因此,通过各种管道,利用更加严厉的法律来对付人民。

可以说,这是一种负面治国的提升:从把人民当成罪犯看待到把人民当成恐怖分子看待。

以下几个例子就说明这个负面趋势:
  • 警方现在有权力枪杀示威者。
  • 男性执法人员可以对女性搜身。
  • 假新闻的传播者,有些人建议和毒贩同等,可以以死罪对付。
  • 脸书代表在假新闻听证会认为,修法是一种操之过急的做法。
  • 即使在国会,林瑞莲的消费税气球,也被要求收回和做出道歉。

或许,行动党和李显龙、尚穆根的做法,就像古代的帝王那样,为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铺路,除了希望交接顺利,更加希望行动党永世经营新加坡。

这当然是一种理想,一种不求实际的理想。在我们走向文明,走向后工业化时代,新加坡却走向一条不透明,不公开辩论,不全民沟通的道路。而只是奉行行动党的独裁治国,负面管理的模式。当然,行动党说这是与时并进,我们不是唯一严厉对付恐怖分子的国家,我们也不是对付假新闻的国家。不同的是,我们的立法,执法,法律保障,人权保障,和西方文明有所落差。这一点,行动党说我们是亚洲国家,不需要样样跟着西方走。

负面治国方式,连一向不关心政治的新加坡年轻人,也看不过眼。这些年轻人是受过西方教育长大的。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一群学生,就向新加坡第四位总理提出三问:

新加坡学生三问未来总理:

一问:对年轻人信任多少?
“How much do you trust us young people?”

二问:如何整合新加坡?

“How will you unite Singapore?”

三问:新加坡在你心目中是什么?

“What is Singapore to you?”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tan-yang-long/a-letter-to-our-4th-prime-minister/2057730451181986/

这三问是不是假新闻?年轻人对于未来有所疑虑,他们提出合理的疑问,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政府是否会获得年轻人的支持。如果年轻人继续,像林瑞莲那样,提出疑问,而政府又无法做出合情合理的解释,那么,对于行动党来说,这将是一个灾难。

一个失去年轻人支持的政党是没有出路的。负面治国,只能带来更加多的疑问,而李显龙和行动党却偏偏希望通过高压的法治,严厉的法律来达到一党独大,一党专制。这是和受过西方教育的年轻人背道而驰的。

三问会不会发展成为三条假新闻?

当行动党无法做出合情合理的解释时,负面的法律,就可以派上用场,任何不利行动党的言论,都可以被定义为假新闻。

这就是行动党治国之败象。治国无方,却用严厉法律来对付人民。一意孤行,为的只是保障自己的利益,害怕政权失落。

行动党对于新加坡的未来是负面的。不相信人民,当然不相信年轻人。法律法治是整合,团结新加坡人的手段。而在行动党领导人心目中,新加坡人是一群很容易被煽动的暴民、恐怖分子。

如果我们认为新加坡的未来是正面的,光明的,唯一的做法就是改变行动党的一党独大,一党专政。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TUC吃掉Kopitiam,说明什么?